8.0

2022-08-31发布:

19块钱体验北影节明星红毯,朱一龙、巩俐看到我了!

精彩内容:

作者/梅餅

閉幕式結束,愛奇藝會員滋妹妹把社交媒體頭像,換成了與張頌文的合影。對于還在上學的她,第一次參加電影節的經曆堪稱夢幻。

作爲愛奇藝VIP會員的體驗福利,今年北京國際電影節,滋妹妹獲得一次深度參與北影節的機會:

與衆多知名影人一起走紅毯、親臨開幕式現場、不用搶票看北影節所有線下展映的影片、對話鞏俐、與《蘭心大劇院》主創見面......還有愛奇藝VIP會員和北影節合作的驚喜周邊。

在娛樂方式多元化的今天,年輕人娛樂方式與互動需求的變化,也在影響著他們對于會員體驗的重新理解。

從看電影到走進電影節:紅毯壓軸、被鞏俐圈粉、求教陳可辛

“感覺這次體驗撐起了我的整個9月。”坐在化妝鏡前,已換上晚禮服的滋妹妹一邊整理妝容一邊念叨著。

她對影視作品有著濃厚興趣。滋妹妹記得小時候和朋友一起追《暮光之城》《小時代》四部曲,“我當時開通愛奇藝會員就是爲了看《暮光之城》,愛德華真的太帥了!初高中非常向往甜甜的愛情,到現在我都碩士快畢業了,還會每年刷這部片子。”

以往開通視頻平台的會員,更多是爲了去線上看影視綜漫等作品。

現在,作爲視頻平台的會員也可能有更多機會去參與到像北影節這種國際性的電影節當中,獲得與線上不一樣的會員體驗。

“哪位影迷不想要這樣的待遇。”錯過北影節熱門場次搶票的同學聽到滋妹妹的“福利”,忍不住感慨。

尤其是免費看北影節所有線下展映的影片。對很多影迷來說,搶票既是電影節的儀式感,同時也會是遺憾的來源,熱門影片售罄基本以秒爲單位。

滋妹妹偏好懸疑燒腦類電影,今年北影節最難搶的9秒售罄的《穆赫蘭道》率先去電影資料館看完了。

從看電影到走進電影節,當代年輕人與電影的關系發生了變化,視頻平台的會員權益也有了更豐富的诠釋。

愛奇藝VIP會員小魚,這次被邀請參與北影節的葉錦添大師班。

對于小魚這樣的學生來說,電影是隨處可見的,電影節是離她們更遠的生活,但又是她們想走近電影的方式。而過去對于影迷來說,更普遍的親近方式是搶票和做志願者。

小魚的劇本殺好友另一位愛奇藝VIP會員車車參與了陳可辛大師班。看著陳可辛與張冀在台上談笑風生,讓車車想起自己在平遙影展做志願者的日子。

“在現場看到知名導演的機會很難得,走近這些大師的幕後故事,你會有好像離自己夢想更近了一步的感覺,也更加堅定未來想做的方向。”

現在他們有了更多機會去拉近與電影背後創作者的距離,而這種將體驗變成會員福利的方式也讓電影節變得不再是只有電影從業者才能深度參與的活動。電影節屬于電影人,也屬于愛電影的每一個普通人。

“之後如果有機會讓我創作的話,我還挺願意幹電影的(笑)。”滋妹妹告訴叨叨。

從趕場搶票到雲上觀影,我們與好電影相遇的方式不設限

後疫情時代的全球電影市場環境,正發生一系列變革。

院線與網絡同步發行或者大片直接網播逐漸成爲趨勢,以應對用戶觀影需求的變化。“過去大家會約著去影院,現在更多還是在家投屏一起看。”滋妹妹覺得。

雲首映、雲路演如今已經是宣發常態,《長津湖》超前點映時舉辦了全國多城連線,讓主創與各地觀衆實時互動分享幕後。今年愛奇藝還與北影節合作推出雲上北影節,來滿足廣大異地影迷隨時隨地享受電影的需求。

在廣州上學的Soma是第一次參與雲上北影節。原本打算來北京參加北影節的她因爲疫情留在南方,與好友一起線上觀看了溫子仁新片《致命感應》。

對于視頻網站會員中的驚悚片愛好者,以往想看電影的方式都是“網盤見”,但現在可以實現中美同步觀看正版內容,也是一種權益進步。

4K全屏一打開,視聽效果的震撼撲面而來,看到片頭陰森的醫院錄像好友就想要捂眼睛。

“我覺得雲上北影節挺符合現在大家的觀影習慣,”Soma認爲。

“線上觀影的優勢在于你可以隨時隨地交流,不會影響到其他人觀看,社交互動屬性更強了。”

從露天放映到影院,從電視到網絡觀影,電影從未離開我們的生活。Soma依然會在每年國慶檔、賀歲檔等大檔期走進影院,但更多時候線上觀影成爲選擇。“非常想看的會去線下,如果畫面大小對觀影體驗沒有影響,我會等影院下線後、上線視頻平台再看。”

線下觀影,日益成爲年輕人尋找社交談資和儀式感的存在。

在我們的采訪中,不少人提到幾年前的跨年淩晨12點去看了《地球最後的夜晚》。“說實話,我沒看懂,”滋妹妹覺得,朋友英傑可能很喜歡這部文藝氣息十足的影片。

這屆北影節,讀紀錄片專業的英傑一口氣搶了十張票。

“本來還可以買更多的,但錢包有限。”把看電影作爲主要娛樂花銷是常態,讓整個9月的他穿梭于《“煉”愛》《地下鐵沙林事件與我》《反身曲徑》等放映趕場中。

除了紀錄片,英傑還喜歡科幻題材與動畫電影,會爲了趕最新上映的《地心引力》,連夜跑去隔壁城市看午夜場;也會因爲《心靈奇旅》究竟是不是皮克斯代表作,而在影迷群裏與人激情辯論。

“我以前還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百度貼吧吧主,”他笑起來。

對英傑而言,線上和線下觀影的比重相當。“不管未來電影如何發展,我還是會一直喜歡線下的這種氛圍。”他用了「安心」來強調,“那種空間的儀式感會讓你沉浸其中,因爲周圍大家也都很專注。”

他還記得某場線下放映,片中最後的畫面是導演在手電筒前進行一段獨白,銀幕變黑後,寂靜的影院前排有人拿著同款手電筒,打開時導演本人就出現在大家面前。

“有種電影照進現實的既視感。”英傑覺得,“那是一種心靈交流的感覺吧。”

會員服務與我們:權益不止內容,電影只是其中一環

與電影在某一瞬間達成心電感應,並不是少數人的經曆。

北影節鞏俐大師班上,張頌文向觀衆分享了他與電影的結緣。小時候父母忙工作,他被鄰居盧叔帶大,盧叔是鎮上的電影放映員,“每天最有趣的事情就是跟著他上班,整個白天和晚上都在電影院呆著。”

“做電影,應該是我這輩子最快樂的事情。”

對很多人而言,他們愛上的是電影內外的人間煙火氣。

陳可辛在北影節大師班上,回憶起90年代香港電影映前調研的景象,晚上11點多,主創團隊淩晨吃著宵夜開會討論觀衆對劇情的反饋,回來馬上修片。

今年春節檔,滋妹妹與全家人一起去看了《你好,李煥英》。“電影開始前我問大家會不會哭,結果出來後我自己先哭成了淚人。最後李煥英發現媽媽也穿越回去時,直接淚崩了,感覺這個故事與我們的生活很近。”如今回憶起這段劇情,她眼眶還是忍不住會紅。

英傑對電影的喜愛源自高中。“我家鄉是一個18線小城市,只有一家電影院,幾乎每周都去看一場。反正電影院有什麽我就看什麽。”

也是這種煙火氣讓更多人想參與其中。本次對于電影節的深度參與只是“愛奇藝VIP會員的驚喜一天”提供給會員更豐富多元體驗權益的一個開篇。未來還會有更多會員有機會體會到不同層面的“驚喜一天”。

那天走完北影節紅毯,滋妹妹在後台碰到了知名演員謝芳。

“當時我不太敢認,是後來拍照給我媽媽和姥姥才確認的。”看到86歲的老戲骨站在開幕式上講述電影人的承諾,她通過這樣的體驗感受到一種穿越時空日久彌新的力量。

“電影對我來說,是一種精神上的交流,”她覺得。“它也許與你的吃飽穿暖無關,但某一刻當你看到某一幕鏡頭,總會聯想到自己的境遇,你會跟著電影裏的人物一起哭一起笑,你會因爲電影裏那些振奮人心的片段,對未來充滿希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