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爆奸孙燕姿

精彩内容:


兩個黑影靜靜地上了二樓,來到孫燕姿的房間門口。開始敲孫燕姿的門。
「誰?」裏面傳出一個睡意朦胧的女聲。孫燕姿站起來,穿上高跟鞋,整理整理一下制服,走過來開了門。孫燕姿皺著眉頭剛走出房間,就覺得脖子後面被什麽東西重重一擊,輕輕呻吟一聲就昏了過去。「嘿嘿,孫燕姿,終于落到我手裏了!」夜色裏的巨大的集裝箱車像一個怪物一樣在公路上飛馳而去。「快醒醒!臭婊子!」
孫燕姿迷迷糊糊地聽見一個粗魯的聲音在耳邊叫著,她還覺得自己好像在一條船上似的,身體下的平面不斷搖晃顛簸著。孫燕姿睜開眼睛,看見了一個中年男子和一個壯漢正不懷好意地看著自己。她立刻驚叫著想站起來,便立刻發現自己被繩索五花大綁,像條死魚一樣臉朝下丟在冰涼的鐵皮地板上。中年男子狠狠地將孫燕姿翻過來,「你。你們!」
孫燕姿看著四周,這是一個好像一個大鐵皮箱子一樣的空間,不停顛簸著,全靠兩盞昏暗的吊燈照明,似乎是在一輛行駛著的車裏。看著兩個家夥臉上的淫笑,孫燕姿立刻全明白了!「混蛋!你們這個敗類!」「哈哈,孫燕姿!你沒想到是嗎?就等著乖乖地被我們玩弄吧!」孫燕姿雙手被扭到背後,緊挨著身體被反綁著,雙腿也被數道繩索捆得結結實實,孫燕姿痛苦地呻吟一聲,美麗的身體立刻縮成一團。壯漢獰笑著彎下腰看著孫燕姿,慢慢地將她腿上的繩索解開。
不等孫燕姿反應過來,中年男子已經撲了上來,動手來扒孫燕姿的衣服。
「不!混蛋!住手!啊!你」孫燕姿大叫著,「等等,這麽有性格的女人,扒光了就沒意思了!」孫燕姿驚恐地倒在地上,制服的裙子已經被扒到了膝蓋,露出了裏面的內褲和雪白的大腿。中年男子過來將孫燕姿的身體翻過來,在被和身體綁在一起的手腕上又緊緊地捆上了一根繩子。
然後將繩子的栓在頂棚上,拉動繩子將癱倒在地上的孫燕姿的身體一點一點拉了起來。渾身無力的孫燕姿只有任他們擺布,被拉起來成了一個上身前傾,跪在地上的姿勢。孫燕姿覺得被繩索捆綁的手腕十分疼痛,她扭動著身體小聲抽泣起來。看著孫燕姿被繩索捆綁吊起來,跪在地上撅著屁股,裙子褪到膝蓋上了狼狽樣子,中年男子放肆地笑了起來。
中年男子走到孫燕姿身後,將她的裙子徹底扒了下來。孫燕姿身體一陣搖晃,知道即將大難臨頭,不禁渾身發抖。中年男子接著將包裹著孫燕姿圓滾滾的屁股的內褲撕破,拽了下來。孫燕姿豐滿白嫩的屁股立刻裸露出來,隨著車廂的顛簸晃動著,十分性感。知道馬上就要受辱的孫燕姿情不自禁地夾緊只剩下絲襪的雙腿,滿臉羞紅,眼淚無聲地流了出來。中年男子看看孫燕姿羞恥的表情,淫笑著過來分開她修長勻稱的雙腿。
孫燕姿使勁抗拒著,半裸的身體搖擺不已。壯漢過來揪著孫燕姿的頭發,擡起來淚水盈盈的俏臉罵道∶「賤人!老實點!皮肉又發癢了?」中年男子已經將孫燕姿腳上的高跟鞋脫下來,然後將孫燕姿腿上的絲襪撕破剝下來,露出了圓潤的小腿和纖美的雙足。中年男子盯著孫燕姿美麗纖好的雙足,忍不住輕輕撫摸起來。孫燕姿渾身發抖,羞辱地閉上了眼睛。
中年男子把玩了一會孫燕姿美麗的雙足,又將她暗紅色的高跟鞋給她穿上,然後拿來一根鐵棍,將兩端用繩子捆在孫燕姿纖細的腳踝上,使孫燕姿的雙腿大大地左右分開。暗的車廂裏,一個美麗的孫燕姿身穿著制服,雙手被反綁在背後吊起,下身卻一絲不挂,裸露出雪白性感的屁股跪在地上,美麗的雙腿赤裸著左右分開綁在鐵棍上,腳上穿著一雙暗紅的高跟鞋。這淫穢暴力的場面使兩個家夥無比興奮。壯漢已經忍不住了,他來到孫燕姿身後,抱著孫燕姿豐滿的屁股又摸又舔。
孫燕姿感到從裸露的臀部傳來一類像大冬天浸進了冷水裏似的寒意,全身肌膚一下子抽緊了。孫燕姿難過得閉上了眼睛。這時,又有兩只手抓住了孫燕姿飽滿的胸膛,隔著制服大肆輕薄起來。中年男子揉了一會,忽然轉到孫燕姿身後,把手伸進她的上衣裏面,順著平坦光滑的後背摸到了孫燕姿乳罩的帶子,一下將它拽斷!跪在地上的孫燕姿猛地感到自己制服裏兩個豐滿的乳房失去了束縛,沈重地墜了下來,接著被兩只手接住,用力地揉搓起來。孫燕姿一聲輕呼,被捆綁的身體搖晃著掙紮起來。中年男子將手從孫燕姿衣服裏抽出來,轉身找了一把小刀。
他來到孫燕姿面前,用刀刃輕拍著孫燕姿羞紅的臉,「賤人,擡起身來!」孫燕姿不知道他要做什麽,猶豫了一下慢慢擡起身體,跪直在地上。中年男子看著孫燕姿制服裏兩個豐滿的乳房,用小刀在乳房的位置上劃破制服和裏面的襯衣,然後粗暴地將手從孫燕姿警服的裂口處伸進去,抓住兩個溫暖柔軟的乳房,接著竟然將兩個乳房從衣服的裂口裏拽了出來!孫燕姿看著自己豐滿的乳房被中年男子用力拽著,從制服的裂口裏拉出來,立刻驚叫起來。中年男子拍打著孫燕姿的蛋,喝道∶「趴下來!」羞憤欲死的孫燕姿只好又像剛才一樣身體前傾跪了下來,這一次兩個美妙的乳房則從剛剛被中年男子割破的制服的開裂處露了出來。
中年男子壯盤腿坐在孫燕姿面前,解開自己的褲子,露出已經怒挺起來的大肉棒,用手揪著孫燕姿的頭發硬把她的臉按在自己胯下。孫燕姿的臉已經碰在了那個又熱又大的東西上,她的手腕被繩子拉著一陣陣疼痛,身體也哆嗦起來。
與此同時,壯漢也脫了自己的褲子,用自己的家夥拍打著孫燕姿肥嫩的屁股,不斷在孫燕姿嬌嫩的肉縫裏亂撞著。中年男子則用手握著孫燕姿裸露出來的乳房,使勁捏著,一邊還擺動著腰部,用自己的肉棒撞擊著孫燕姿的臉。孫燕姿感到兩根粗大的肉棒在自己的臉上和屁股上亂碰著,一陣陣說不清的滋味不斷齧噬著要孫燕姿的心,孫燕姿就痛苦得無法忍受。雖然明知自己難逃被奸汙的命運,可是孫燕姿還是要掙紮,拼命扭動著失去自由的身體抗拒。 孫燕姿不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是多麽的性感。
一個上身還穿著制服的靓女,赤裸著豐滿的下身,雪白的屁股晃動著,優美的雙腿被綁在鐵棍上張開著跪在地上的樣子,再加上因爲羞恥而漲紅的臉和從制服裏裸露出來的美麗的乳房,對兩個男人來說這是一類最強烈的誘惑。這時,壯漢突然嚎叫著猛地將自己的肉棒插進了孫燕姿還沒有絲毫準備的肉穴!孫燕姿發出一聲尖銳的慘叫,伴隨著下身那類強烈的刺痛,一類被強暴了的屈辱感湧了上來,她尖叫著拼命掙紮起來。可是孫燕姿的屁股被壯漢死死地按住,只有兩只被鐵棒撐開的雪白的腿在抖動著。
壯漢猛烈地抽插著,每一下都使孫燕姿感到了巨大的痛苦和恥辱,她不停呼叫著,渾身顫抖起來。忽然,孫燕姿呼叫著的嘴裏被塞進了另一根肉棒!中年男子的雙手放開了孫燕姿的乳房,抓著她的頭,將她緊緊地按在了自己雙腿之間,將自己的肉棒插進了孫燕姿嬌豔的紅唇間。
一根粗大的家夥插進嘴裏,孫燕姿被噎得幾乎昏迷過去。她拼命想擡起頭,吐出嘴裏這個惡心的東西,可是可憐的孫燕姿已經無法按照自己的意願行事,落入了兩個男人的肆意奸淫中。中年男子著孫燕姿的頭發,拽著她的頭上下運動著,粗大的肉棒在孫燕姿嘴裏抽動起來。孫燕姿想喊,想反抗,可是被捆綁的身體已經徹底被占有了,只有兩根肉棒粗暴地在她的身體裏進出著。羞憤交加的孫燕姿嘴裏嗚咽著,眼淚和著口水順著雪白的脖子流下來。停靠在公路邊的集裝箱車已經成了一個淫虐的地獄。
巨大的集裝箱裏面因爲密不透風而十分酷熱,裏面的空氣中現在還充滿了汗水和體液混合的難聞的味道。壯漢脫光了衣服躺在一張簡易床上。他對面床上的中年男子和他一樣沒穿一件衣服躺著。在兩張床之間的地上,被他們奸淫蹂躏了的孫燕姿還是上身穿著已經汙穢不堪的制服,兩個豐滿的乳房從制服的烘裂處墜裸出來,屁股和雙腿完全赤裸,被綁吊著跪在地上。孫燕姿的制服已經濕透了緊粘在美妙的肉體上,頭發淩亂地貼在遍布淚痕的臉上,嘴角還有精液流淌過的痕迹,正在沈重地喘息著。
孫燕姿雪白的屁股和大腿上有很多淤青和牙齒留下的咬痕,一只腳上的高跟鞋掉在一邊,露出一只纖美勻稱的玉足。
顯得憔悴而狼狽的孫燕姿喘息著。呻吟著,孫燕姿已經知道自己是在一輛車裏,如今想脫險根本沒有一點機會,正想著,暗門忽然被打開,一個高大的家夥走進來。
「奸魔,東西都買回來了嗎?」「是!都買好了!」說著,這個奸魔將兩個沈重的包袱放在了地上。奸魔的眼睛死死盯著裸露著下身跪在地上的孫燕姿,喉嚨裏咽了口唾沫。
「你去替我開車好嗎?我。我來玩玩這個女人!」中年男子笑著坐起來穿上衣服,從地上的包袱裏拿出一聽啤酒,拍拍奸魔的肩膀∶「好好玩這個婊子吧!」說著,中年男子出了車廂,發動了汽車。奸魔看著緊張地擡頭看著自己的孫燕姿,一陣淫笑。他走過來將吊著孫燕姿的繩子松隍,將孫燕姿放倒在地上,然後打開了一個包袱。
包袱裏面竟然全是皮鞭繩木夾皮制鐐铐。蠟燭和假陽具等可怕的折磨女人的用具!孫燕姿從來沒有親眼見過這些東西,可如今卻知道這些可怕的東西馬上就要用在自己身上!她驚恐地大聲尖叫起來。壯漢一下從床上下來,揪著孫燕姿的頭發,獰笑著說∶「臭娘們,你害怕了?哈哈哈,孫燕姿,我要把你調教成我的母狗!!」
孫燕姿嚇得魂不附體,哀求著∶「你。不要用那些東西,我,我,我受不了,你饒了我吧!」孫燕姿說著哭了起來,壯漢見丁玫還沒用那些SM用具就已經怕了,立刻得意起來。他和奸魔將孫燕姿上身的繩索解開,但雙腿依舊綁在鐵棍上。孫燕姿活動了一下酸麻的手臂,偷偷看了一眼那些邪惡的用具,剛剛受到了殘酷輪暴的孫燕姿無力反抗,只是渾身發抖哭著繼續哀求。
奸魔不顧孫燕姿的哀叫,拿來一套連在一起的皮制鐐铐。他和壯漢先將掙紮的孫燕姿按倒在地,將她身上濕透的制服和襯衣扒了下來,雙手扭到背後用那套鐐铐裏的皮手铐铐上。
然後才將孫燕姿的雙腿解開,將那套鐐铐中的皮制腳鐐鎖在了她雪白的腳踝上。孫燕姿現在全身一絲不挂地趴在地上,只有腳上還穿著高跟鞋。因爲那套鐐铐中間的鎖鏈很短,孫燕姿不得不彎起腿趴著,赤裸的身體不停發抖,斷斷續續地抽泣著。奸魔將孫燕姿拉起來,命令她跪在了地上。
孫燕姿手腳戴著鐐铐,赤裸著美麗成熟的身體跪在地上,睜著驚恐的大眼睛看著兩個變態的男人,不知還要遭到什麽樣的淩辱。奸魔拿來了一根皮鞭,圍著發抖的孫燕姿轉著,突然一鞭抽向孫燕姿雪白的後背!立刻在孫燕姿雪白的肌膚上出現一道暗紅的鞭痕。孫燕姿身體一抖,慘叫起來。
「母狗!這剛剛是開始!不許亂叫!」壯漢這時忽然點燃了一支蠟燭,來到孫燕姿身邊。他和奸魔對視了一眼,小聲獰笑起來。壯漢忽然彎下腰,將手裏的蠟燭傾斜,對著孫燕姿光滑的後背上那道剛剛被皮鞭抽出的血痕,滴下了一滴蠟油。
鮮紅的蠟油落在了細嫩的後背那剛剛出現的傷痕上,孫燕姿只覺得自己火辣辣疼痛的傷口上一陣發熱,身體禁不住哆嗦起來。兩個家夥獰笑著圍著孫燕姿走著,皮鞭和蠟油相互配合著落在雪白豐滿的身體上,在後背。胸膛。屁股和大腿上肆虐著。孫燕姿跪在地上,在皮鞭和蠟燭的淩虐下不停顫抖著。抽泣著。她不僅因爲身體上時時傳來的疼痛和難以表白的火熱的感覺,身體竟然成了男人的玩物!被他們這麽肆意侮辱蹂躏。
孫燕姿嘴裏不斷發出慘叫和呻吟,美麗的肉體上已經傷痕累累,意識也恍惚起來。
終于,她搖晃著栽倒在地上。孫燕姿身體上的蠟油已經被弄乾淨了,她的手腳還被那套連在一起的鐐铐禁锢著,仰面朝上躺在桌子上,豐滿的胸膛劇烈地起伏著,眼睛裏失神的目光盯著車廂的頂棚。孫燕姿又一次遭到了殘酷的輪奸,黑色的陰毛潮濕而淩亂地貼在下體,雙腿軟綿綿地左右分著,被奸淫了的肉穴和肛門周圍有些紅腫,從嫩紅的小洞裏流出黏乎乎的白色液體。
孫燕姿的精神已經快要崩潰了,她開始沒有了反抗的欲望。「母狗,舒服嗎?」壯漢用一只手捏著孫燕姿豐滿的胸膛上挺立著的乳頭,另一只手伸進了被奸汙後還沒有合攏的溫暖的花瓣之間,輕輕摳弄著。
奸魔這時已經把中年男子替了回來,車廂裏又悶又熱,孫燕姿原本嬌豔的嘴唇已經變得蒼白而乾燥。她遲鈍地舔舔嘴唇,輕輕說著∶「水,給我水。」中年男子一陣獰笑,他將孫燕姿從桌子上拉下來。孫燕姿倒在地上,被鐐铐鎖著的身體已經失去了原來的光彩,上面滿是淋漓的汗水,顯得十分淒慘。
她在地上掙紮著想起來,嘴裏只是不斷重複著∶「求求你們,給我點水!」壯漢將孫燕姿拉起來,讓她跪在地上。孫燕姿好像已經麻木了,跪在地上不停搖晃,似乎隨時都能倒下去。「孫燕姿,你想要喝水?」孫燕姿馬上點頭。
「那麽說你自己是一條母狗了?」孫燕姿的意識已經不能支配自己了,她雖然還知道這是一個極其屈辱的稱呼,但已經屈服于可怕的暴力和無止境的肉體折磨之下的孫燕姿還是點了點頭。壯漢獰笑著將自己醜陋的陽具對準了孫燕姿的小嘴∶「張開嘴!」孫燕姿知道了這個變態的家夥要幹什麽,她紅著臉拒絕∶「不!不要!我。我要喝水!」沒等她說完,一道又臊又熱的液體已經澆在了孫燕姿的臉上。
孫燕姿努力將頭扭到一旁躲避著,可壯漢的尿液還是澆在了她的臉上,一部分還流進孫燕姿的嘴裏。她掙紮了幾下,虛弱的身體又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看著孫燕姿氣息奄奄的樣子,中年男子知道再這麽折磨下去這個靓女就要真的不行了。中年男子過來把孫燕姿的臉翻過來,他把孫燕姿乾裂的嘴唇掰開,將手裏的啤酒倒進孫燕姿的嘴裏。孫燕姿貪婪地大口大口地喝著,身體不停地哆嗦著。
很快,幾乎一聽啤酒都被孫燕姿喝了進去。「母狗,喝夠了嗎?」孫燕姿喘著氣,補充了水分的嘴唇又變得滋潤起來,臉上似乎也恢複了一些光彩。她舔了舔嘴唇,紅著臉溫順地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