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欧美18vivode精品【24/7】(5-7)

精彩内容:

作者:Xanthe 字數:98277 :thread-9206304-1-1.

Mulder躺在那裏,體內開始沸騰,他在這裏赤裸著張開四肢,像一個 祭品,還承受著他主人的標記,而Skinner卻坐在那裏,好象是爲了上帝 在讀報紙!
他開始煩燥不安,但立刻就被賞賜了重重的一巴掌,正好打在他的傷處, 「嗷!」
他擡頭看了一眼。
「安靜點不要亂動,你要這個樣子呆一個小時或更長時間,所以要習慣。」
Skinner告訴他。
Mulder怒視他,「我又不是報紙架!」他咬著牙喊。
「不,你是我的奴隸,如果我認爲你的用途之一是做我的報紙架,那幺我就 用你做報紙架,如果我是你,就認真地考慮一下,你是不是到明年這時候都不想 射了。」Skinner語氣不祥地警告,「在這個家裏,服務和報酬之間是直 接關聯著的,Fox,越早明白這點對你越有好處。」說完,他又攤開報紙繼續 讀起來。
Mulder把臉埋在枕頭裏,嘗試著用心靈感應的方式愛撫他脹痛的陰莖, 他收集過有關這方面的所有技術資料,而且深信只要拼命去想,就能在Skin ner發現之前讓它自己達到高潮。他就這樣陷入幻想中,不知過了多長時間, 直到Skinner的聲音突然闖入,才讓他驚跳起來。
「Wanda在哪裏?」Skinner問。
「嗯,我進來的時候她出去了。」Mulder把臉埋在枕頭裏偷笑,一只 傲慢的貓被一個奴隸占了上風。
「那不象是Wanda,你什幺時間起床的?」Skinner問。
「8點整。有一件事情我想問你,主人。」Mulder轉過頭,一只手撐 住下巴,「嗯,你吩咐我每天早上必須要遊泳,可是我不能穿著這個,嗯,東西。」
他用下巴朝皮革籠子的方向點了點,「我確信你也不想讓我把你吵醒問你該 怎幺做吧。」他說,覺得自己一定是得到了一些善良小精靈的指點。
「當然不,我是打算等我們回去工作以後再讓你開始遊泳,這個星期就不必 了。」Skinner告訴他,然後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那8點至9點之間你做 了什幺?」
「看報紙。」Mulder聳聳肩。
「很好。」Skinner合上報紙,開始打量他的奴隸,「Fox——我 知道你對你現在的情況還很陌生,但我真的希望昨天晚上標記你可以幫助你更加 專注于你的身份。我曾經告訴過你,而且你到這裏以後我也再一次地告訴過你, 你讓自己爲我的需要而忙碌會讓你得到獎勵,是不是?」
「是的,主人。」Mulder迷惑不解地看著他,「我哪裏做錯了嗎?」
Skinner忽然伸手指向床前的地板,「就位,立刻!」他咆哮。
Mulder趕緊爬下床,還是不清楚他做錯了什幺。他很快地進入位置, 膝蓋張開,手背在身後,肩膀挺直,低下頭。
「今天早上,你不確定是否要遊泳,這理由很充分——我說的確實不很清楚, 而且你不叫醒我也是對的。可是,你就沒有想過怎樣可以取悅我嗎?例如,你是 否可以主動地利用你的空閑時間熨我的襯衫?或煮早餐?」
「沒有,主人。很抱歉,我沒想到。」Mulder咕哝著,暗罵自己愚蠢。
「我說過一開始會盡量對你表現得寬容,但是,就算我可以不懲罰你,我也 沒理由爲了你持續地只關注你自己的需要而獎勵你。」Skinner訓誡。
「這幺吝啬…那我今天不能射了,主人?」Mulder小聲地問。
Skinner歎氣,「你一心考慮的只有你自己的快樂嗎?」他問。
Mulder咬著嘴唇,意識到他又犯了另一個的錯誤。
Skinner伸手抓住他奴隸的下巴,「有時候我認爲你甚至連試都不肯 試一下。」他說。
「我真的很抱歉,主人。我以後會做的更好些的,我發誓。」Mulder 深表悔悟地說。
「很好。讓我們來看看你是否做的到。」Skinner用很堅定的語氣對 他說。
「現在,到浴室去——我認爲今天適合對你做些潮濕的訓練。」
Mulder急忙往浴室跑,他的陰莖翹的高高的,這『訓練』提及的時機 真是恰到好處。
Skinner和他一起進了浴室,打開水龍頭,然後遞給他一塊肥皂, 「幫我洗。」他命令。
Mulder熱切地跳上前執行任務,這真是出乎他的意料,觀看和觸摸他 主人美麗的身體,是他非常喜歡做的兩件事。以前,他並不怎幺關注他的top s的身體,它們的存在只是要爲他服務,另外就是要利用它們來執行訓練。他已 經習慣了吸其他男人的陰莖,而且他也喜歡跪在他們腳下,這樣完全的順從讓他 覺得是被另一個男人所支配的,但自從和Skinner在一起後,他就再也想 不起以前的事了。
他懷疑Skinner對他的吸引力是自始自終存在的,記得在很多場合他 都渴望去感受Skinner的擁抱,該死!甚至在兩人單獨工作的時候,他也 在幻想這種情節,即使這是連他自己都不肯承認的。當然,他一直有著其他的t ops,這種情節是不可能發生的。
記起了他是怎樣的爲Skinner著迷,Mulder感到非常震撼,他 腦子裏有一個聲音在大喊著:在太遲以前趕快離開。可『太遲』是什幺意思,M ulder也不知道。
比起那些,Mulder覺得他更應該去考慮如何彌補先前對他主人的身體 缺乏關注的過錯。他仔細地爲Skinner擦肥皂,溫柔地親吻Skinne r的鎖骨,舔著落在周圍的水珠,用肥皂在他主人的乳頭上輕輕盤旋。
當Mulder溫柔地用肥皂清洗他的陰莖,用手指梳理著他的體毛,跪著 塗抹他的雙腿,親吻他的膝蓋和大腿內側時,Skinner歎息著靠在牆上, Skinner的身體是快樂的,這毫無疑問。
Mulder以前從來沒有想過是什幺構成了一具有魅力的男性身體,但他 一直隱隱約約意識到自己修長的四肢,高挑的身材吸引了一些男人或女人的目光。
而Skinner是一個更加典型的男性——他的肌肉就是最好的證明。而 且他比他更加高大,體毛更加濃密。Mulder熱愛這強健的四肢中所蘊含的 力量,和他手指下蜜色肌膚平滑的感覺。他的煩惱是,要崇拜一位象這樣的主人 實在是太容易了,根本不需要任何努力。
他完成了任務,Skinner一把將他拉入懷裏,激情地親吻他,這是他 得到的獎勵。他們的裸體緊密地貼合在一起,水不停地落在他們臉上。
「自己洗。」Skinner吩咐他,然後靠在牆上注視著Mulder快 速高效地清洗自己的身體,洗完後他轉過身面對他的主人,順從地等待下一步指 示。
「把你的手放在牆上。」Skinner告訴他,「屁股出來一點…再出來 一點…這樣行了。」
當Skinner踢著他的腿,讓他把腿分得更開一些時,Mulder覺 得自己肯定就要滑倒了。他用眼角留意著身後,看到Skinner揀起肥皂, 然後他就感覺到肥皂插入他的臀縫中,潤滑著他那裏。
Skinner的手指毫不費力地插進他的肛門,接著又抽出來,一再地重 複這個動作。Mulder喘息著,頭不停地晃動,水不斷從他的發梢滴落。他 的陰莖緊抵著陰莖環,但他知道去向主人請求允許他高潮根本就沒有用。Ski nner又加進一根手指,Mulder在這無情的撫弄下打開,歡迎它們進入 他的身體。他更進一步地將臀向後伸,想讓自己張的更開,希望可以鼓勵他的主 人占有他。
Skinner攫住他的臀,將陰莖壓在Mulder的臀上。它的感覺是 那幺硬、那幺狂暴、那幺巨大…大的足以對他宣示主權,完全地填滿他…Mul der呻吟著,想要那個,想要他。
「你認爲你已經准備好了接待我嗎?」Skinner用低沉而沙啞地聲音 在他耳邊問。
「是的,哦上帝,是的!」Mulder叫喊。
「不,還沒有。」Skinner又將第3根手指插進Mulder的肛門, 愛撫他的前列腺,讓他奴隸的陰莖不停跳躍。
他繼續用手指幹了Mulder好幾分鍾,最後Mulder的腦子裏只剩 下那些粗大的、強而有力的手指,在他體內消耗他,和他的身體做愛,占領他。 他感覺到腦子裏一片眩目的白光,即使不能釋放,他的身體還是被一波又一波的 興奮所産生的快感耗盡了。
終于,Skinner把手指抽了出來,「就象這樣?」他咆哮。
「是…是的,主人。」Mulder上氣不接下氣地說。
「好,呆在那。我認爲是時候讓你嘗嘗訓練的滋味了,你覺得呢?」
Skinner的手輕輕地搓著Mulder的屁股。「把你的手放在牆上, 不准移動它們,」
他警告,「相信我,你要是敢動一下,懲罰可是非常嚴厲的。」
「是,主人。」Mulder哀歎著將手撐在瓷磚上。
Skinner繼續撫摸他的屁股,然後沒有任何預警,就重重的一巴掌打 在他屁股邊上,接著又是一巴掌,他避開那些印記,只打它們中間,它們下面, 或它們的旁邊,Mulder的屁股變得越來越熱。然後Skinner攻擊的 目標落在他腿股之間,手法娴熟地拍打它們。
Mulder討厭被打那裏,他痛喊著想伸手抵擋,卻突然記起他主人所說 的話,趕緊停住,但一只手差點就離開了牆面。
「你要是再敢移動一英寸,我就讓你的屁股變成烤面包。」Skinner 警告他。
Mulder很不高興的將手重新撐在牆上,把他的屁股再次送到他主人堅 持不懈的手上。它很痛,但卻是一種很愉快的痛,對Mulder來說,這種疼 痛狂亂地穿過他的身體,讓他有一種存在感。
Skinner打的更重了,噼哩啪啦地打在他的肉上,Mulder開始 哭泣,眼淚混合著浴水從他臉頰上奔流而下。現在,Skinner的手正在輕 輕地拍打他的印記,一陣刺痛穿過Mulder的身體,讓他忍不住地顫抖,陰 莖變的更硬了。
他盡力不讓雙手離開磁磚,他想要扭動,想要大聲尖叫,但他唯一能做的只 是讓兩只腳來回地跳,嘴裏語無倫次地哀求,「噢上帝,主人…受傷了,受不了 …求你…」他哭泣。
「爲什幺你要被打,奴隸?」Skinner的低吼穿過嘩嘩的流水聲。
「爲…爲…沒有更好地考慮你的願望,主人。」Mulder啜泣,「噢, shit…求…噢上帝……」
「你下決心以後要做的更好嗎?」
「是的,主人!噢!我答應!我答應!」當Skinner的手一下比一下 重的落在他的紅屁股上時,Mulder哭喊著承諾。
「還有其它什幺讓你受懲的原因嗎?」Skinner問。
「爲…」Mulder拼命地轉動大腦,然後他想起來了,「因爲它讓你高 興,主人!沒有別的原因…」他氣喘籲籲地說。
「好。」Skinner吃吃地笑了,「沒錯,奴隸。看著你的屁股變成明 亮的紅色,感覺到你在我手底下蠕動,聽著你的乞求,見到你在這樣的形勢下怎 幺努力的、符合你身份的服從我,確實讓我高興。既然這樣,就要一直保持到全 部結束,我們結束了嗎?」
說著,他又用了一打最重的巴掌來懲罰Mulder,當這些毆打雨點般落 在Mulder潮濕、熾熱的屁股上時,他所能做的只有盡力將手撐在牆上。接 著拍打變輕了,並完全停了下來。
Skinner用冷水直接對准Mulder的熱屁股沖下去,Mulde r相信要是這水再冷一點,碰到他的皮膚上肯定會發出咝咝的聲音。
他將前額傾靠在牆上,然後感覺到Skinner緊貼在他身後,正在用手 溫柔地揉捏他熱燙的臀。Mulder呻吟、喘息,卻沒有移動位置。
Skinner揉著揉著,偶爾將手指插進他的肛門裏逗留片刻再退出來。
Mulder已經習慣了這些侵擾,他並不緊張,事實上他還在不住地壓擠, 試圖在Skinner發現之前,推促他主人的手指落在他那美味的一點上,因 爲這會給他帶來快感。Skinner並沒有很快地將手指強行抽離,象那些簡 短的吻一樣。
他一邊揉一邊親吻Mulder的頸背,Mulder能夠感覺到這個男人 堅硬的陰莖正頂在他疼痛的屁股上。他很好奇Skinner會不會立刻進入他 的體內,把他壓抵在潮濕的牆上。可是揉了幾分鍾後,他的主人就走到一旁,告 訴他他可以站起來了。
Mulder第一個舉動是直接跪伏在他主人的腳下,一次又一次地親吻它 們,喃喃地嘀咕著感謝的話語。
Skinner笑著接受他的膜拜,然後把他拉起來,拂開他臉上的濕發, 親吻他的額頭。
Mulder四肢無力地靠在他主人的肩膀上。過了一會他伸手撫摸這高大 的男人緊韌的裸臀,但他立刻就發現了自己被推到一旁,嘩嘩流下的水也突然停 住了。
「我確定我們現在已經夠幹淨了。」Skinner很冷淡地說。
Mulder急忙熱心地打開櫥門,從欄杆上拽了一條大毛巾,拿在手上等 他的主人出來,然後用毛巾包住他,爲他擦幹。
「好,非常好。」Skinner微笑,用雙手捧起Mulder的臉,親 吻他的鼻尖,「這樣的考慮爲你賺到了獎勵,小東西。」他低聲說。
Mulder的心砰砰地跳了起來,他想要的獎勵這幺多,他也不知道最想 要的是哪一個。他想要高潮,想到那夢幻般的遊戲室裏玩樂,想被他的主人使用, 迎接他的陰莖進入自己的身體,想睡在主人的床上,想要他主人的深吻,讓他的 舌掠奪自己的嘴……
…這個清單是無止境的。「是的,主人。」他低聲說,覺得自己這一刻比以 往任何時候更象個奴隸。他想要爲這個男人服務,他想爲他洗澡,爲他擦幹身體, 崇拜他——這是最容易的。
「你的關心讓我想起了另外一件事。」Skinner咧開嘴笑了,「把自 己擦幹,然後跟我來。」
Mulder跟著身穿浴衣的Skinner來到樓上的,當Mulder 發現他們的目的地是遊戲室時,想到接下來將發生的事,立刻感到一種預期中的 跳動。「主人,我,嗯,沒有機會…今天早上使用潤滑劑。」他低聲說。
「沒問題,奴隸。」Skinner微笑,「我不會碰你,事實上剛好相反。」
他沖著迷惑不解的Mulder笑了笑,然後打開門,側身讓Mulder 先進去。
他把他的奴隸帶到一張巨大的按摩台前,從下面拿出一盒油,「我今天早上 感覺很僵硬,你會按摩嗎?」
Mulder無言地搖了搖頭。
「好吧,那你就即興發揮,讓我們看看你的水平如何。」
Mulder熱切地點頭,恨不得立刻就將那些油塗在他主人的裸體上。當 Skinner在黑色的皮制按摩台上躺好後,Mulder用雙手將油搓熱, 然後試探性的把手放在Skinner的肩膀上。
「重一點。」Skinner吩咐。
Mulder細長的手指迅速貪婪地吞噬新近塗上油的肌膚,他探明手指下 感覺緊繃的區域,盡最大努力消除所發現到的每一處糾結,很快他就全神貫注于 他的任務中。
Skinner一直躺著不動,當Mulder無禮的將手指伸到他主人的 臀縫中滑動時,他也沒開口拒絕,所以當Skinner突然開口時,Muld er就嚇了一跳。
「你想爲我那裏服務嗎?」
「是的,主人。」他老實地回答。
「用你的陰莖?」Skinner問。
Mulder考慮了一下,「是的,主人。」他承認,困難地咽了口唾沫。
Skinner笑了,「這大概是你賺到獎勵時所想到的獎勵清單以外的東 西。」
他說。
「是的,主人。」
「你曾經用肛交的方式爲你的某一個top服務過嗎,Fox?」Skin ner問。
「沒有,主人。」Mulder親吻他主人的膝彎。
「唔,我們總有一天要把它糾正過來。」Skinner沉思了一會,「至 于現在,我允許你用你的舌頭崇拜我那裏。」
Mulder從來沒有舔過任何人的那個地方,但是他被命令這幺做,因此 他輕輕分開他主人的臀瓣,試探性的將舌頭滑進去。
Skinner的那裏很幹淨,能夠聞到肥皂和油的味道,而且他很快就對 Mulder的動作做出了反應——Mulder注意到他正在滿意地扭動他的 臀。Mulder放松了,開始享受自己的樂趣,他用唇和舌去逗弄那小小的皺 摺,誘使它開放,他的舌忽進忽出,讓他的主人不住歎息。他用這種方式崇拜了 他主人好幾分鍾,很滿意能帶給這高大的男人如此快樂的感覺,更不用說他也在 享受被那些緊繃的臀肌夾住臉頰的樂趣。
最後,Skinner發出呻吟聲,並很快坐了起來,「我想,」Skin ner說,他巨大的堅挺指向空中,「我迫切地需要你的服務,Fox。」
Mulder順從地跪在他面前,Skinner引導他的陰莖進入另一個 男人等待的口中,猛力抽插了兩叁分鍾就釋放了。當他的奴隸吞咽的時候,他用 手指寵溺地撫摸他奴隸的頭發,「這是早餐前的第二次了。」Skinner咧 開嘴笑著說。
「我非常幸運,主人。」Mulder回答。
Skinner給了他一個欣喜的笑容,然後愛撫他奴隸的臉頰,「你做的 棒極了,Fox,我對你非常滿意。」他說,「如果你能保持下去,那幺今天下 午我就會向你展示一些遊戲室的樂趣。」
Mulder笑的合不攏嘴,他的臉都快要分成兩半了。
「去看看櫃子裏面,」Skinner拉開他的浴袍,「把你最喜歡的拿給 我。」
Mulder急忙跑過去,用看見糖果的孩子似的眼睛調查櫃子裏的東西— —這幺多,他不知道該選哪一個才好!
「有問題嗎,奴隸?」Skinner來到他身後。
「是的,主人。」Mulder咬著嘴唇,「我最初的時候是准備拿桦條給 你的,但我也不是很確定…我今天已經挨過一次打了。」他歎氣。
「Fox,我既可以把桦條用做懲罰,也可以讓它帶來快樂。相信我,如果 你選擇它,我保證它會帶給你從來沒有過的誘人的刺吻。」Skinner告訴 他,「還有別的什幺讓你著迷的嗎,甜心?」
他聽起來象是一個縱容的情人,Mulder擡起頭看著他,帶著喜悅的微 笑欣賞這一刻。
「馬具。」他說,「我以前被綁在上面過,但從沒試過懸浮在半空中,我一 直很喜歡這個主意。」
「你會有機會的。」Skinner憐愛地吻他。「現在,我認爲是時候吃 早午餐了。之後,你可以到洗衣間去工作幾個小時,如果你能全部完成並且使我 滿意,那幺稍後我們就會去玩,而且我也會允許你釋放。」他邪笑著用手指刷了 下Mulder的陰莖。
聽到他主人的話,Mulder感到一陣勝利的暈眩,但他馬上就被接下來 這句話潑醒了。
「這裏有一張名片,他可以教你按摩。」Skinner遞給他一張紙, 「明天打電話給他,請他安排一下。Fox,我期待你能變成完全的高手。」
Mulder無言地接過名片,他的主人不喜歡他的按摩嗎?他的努力不夠 好嗎?
「只是萬一這種誘惑太大了,以至于你…」Skinner從櫃子裏拿出另 外一條貞操帶。
Mulder歎了口氣,這一條更小,但好象更有效,而且Skinner 也沒忘記挂鎖。
感覺有點泄氣,Mulder回到他的房間,將按摩老師的名片丟在床頭櫃 上,然後慢跑下樓去吃早午餐。
吃過份量十足的早午餐後,Skinner指示Mulder先去收拾碗盤, 然後再到洗衣間去把昨天剩下的工作完成。
「我要出去二叁個小時,不要忍不住誘惑到公寓周圍亂逛。」他用一種很嚴 厲的口氣告訴他的奴隸。
Mulder點點頭,感覺有點委屈,「當然不會,主人,我從沒想過要這 幺做。」
他抗議。
Skinner挑起一條眉毛,Mulder的臉唰的紅了,「好,我現在 不會,你已經告訴我不要了。」他連忙修正。
Skinner咧開嘴笑了,伸手揉亂他的頭發,「好吧,如果我回來的時 候你把所有的襯衫都熨好了,那幺我們就去玩。」他許諾。
Mulder點頭,用少有的積極態度收拾起碗盤。很快Skinner就 會將他綁在那令人驚異的裝置上面,對他裸露的、無助的肉體做一些奇異的、強 烈的、快樂的事情,而且還允許他釋放!Mulder的陰莖感激地在它的套管 裏抽動,象一條即將脫離皮帶的狗在喘著氣。他很想知道Skinner到哪去 了,但他現在沒空關心這個。
他收拾好餐桌,剛一轉身,就明顯地感覺到有人在盯著他。
在那裏,坐在冰箱上目不轉睛盯著他的,是Wanda。
「貓…」Mulder對她說,開始打掃她的棲息地,並把她放到地板上, 「不准你坐在冰箱上,也不……」他跳了起來,Wanda突然跳上了料理台。
「在廚房裏只准你呆在地板上。」他再一次堅決地把她放回腳下,「我們都 知道一只貓的位置,女士,你無法控制這個地方,過去你那高貴的爪子似乎是這 幺以爲的,不過現在這裏有了新的政權,Wanda寶貝,所以,你最好習慣。」
他瞪著她向她灌輸這個觀念。接著他朝洗衣間走去,沒有理睬身後Wand a惡意的眼神。
Mulder以近乎強迫性的熱誠投入到洗熨工作中,把每一盎司的精力和 性挫折都傾注在這項家務雜事裏,直到它們象熨鬥上的蒸汽一樣蒸發掉。
最後,他滿意地審視一排漂亮又平整的襯衫,「我就要來了!」他對著空無 一人的地方大聲宣布,然後興奮的繞著房間跳舞,絲毫沒有注意到他這個樣子有 多古怪——他的身上只戴著一條貞操帶,一只手上抓著熨鬥,舞動著一個色彩豔 麗的紅屁股。
Mulder剛挂好幾件襯衫,衣架就沒有了,他小心的將余下的襯衫放在 所有可利用的平台上,然後小跑著到樓上Skinner的臥室去找更多的衣架。
過了一會,他興高采烈地吹著口哨回到洗衣間,剛一進門立刻停下來,沮喪 的張大嘴——那些襯衫,那些他放在外面的襯衫,那些剛剛熨好的,脆弱的白襯 衫都被印上了…爪印!
在他腳邊突然竄出一個乳白與金色相間的影子並迅速向外逃逸。他發出語無 倫次狂怒地哭喊,「Wanda!我他媽的一定要你不得好死!」他怒吼著,一 時不知該先去追貓,還是該先搶救遭到破壞的襯衫。
粗粗檢查的結果顯示襯衫被破壞的程度已經遠遠超出了補救的範圍,它們每 一個都毫無例外地裝飾上Wanda秀麗精巧的爪印,不得不重新洗重新燙。
Mulder欲哭無淚。他長久地站在原地,心裏充滿了絕望與憤怒,每一 次的性挫折都毫無例外地喚醒他,卻也每一次都被拒絕解放。
他把襯衫朝地板上一扔,轉身跑到樓上他的房間,拿出箱子,把他的衣服丟 進去,但這時他意識到自己己經身無分文,而且更糟糕的是他還被鎖在貞操帶裏。 沒有別的選擇,只好等到Skinner回來再離開。
好,既然如此,就這幺辦吧。
Mulder放松穿著牛仔褲的腿,拉了拉身上的T恤,然後走到樓下,坐 在客廳裏,等候他主人的,不,那已經不再是他主人的男人歸來。
Mulder的情緒在等待時變得更加惡劣,失望的苦惱以及過去經常感覺 到的絕望與無助一起侵攏著他。
一開始究竟是什幺該死的玩意兒讓他著了魔,以至于簽下那個愚蠢的契約?
他是一個成熟的男人,卻被當成一個毫無價值的…「奴隸」,他的大腦冷冰 冰地提供給他這個詞。沒錯,那確實是他想要的。
Mulder把臉埋在掌中,與他人性的側面做鬥爭。
可是,是什幺驅使他來到這裏?如果沒有這個原因,他是否就可以幸免?
也許他可以和Skinner重新談判,要求他的老板考慮接受他做他的s ub,一種正常的,輕松的關系。一個星期安排兩次約會,只要Mulder願 意隨時可以結束。沒有義務,沒有約束,不需要努力,只要每星期在樓上那個幻 想仙境中度過兩個晚上。
Mulder跳了起來,他的幻想被外面傳來的關門聲驚醒,Skinne r走進了房間。
他的老板身穿黑色牛仔褲,黑色T恤衫,以及一件普通的黑色皮夾克。
Mulder希望他的喉嚨沒有因爲眼睛所見到的景像而幹涸。
「這是什幺?」Skinner把鑰匙丟到桌上,尖銳地看了一眼Muld er穿著衣服的身體,「還有這?」他用腳輕踢了下箱子。
「我要離開,我已經受夠了,這真是太愚蠢了,我們永遠都不可能讓它運轉 起來。這是個瘋狂的想法——認爲你可以成爲我的主人,而我可以成爲你的奴隸。 我是一個自由的男人,不是不要報酬的女仆!」Mulder爆發了。
Skinner深思地看著他,「繼續。」他說,聳肩抖掉夾克,將它挂在 椅背上。
Mulder注意到他胳膊下面夾了個包裹。「我不想受制于你每一個該死 的怪念頭!我習慣于爲自己做決定,我是一個自由的靈魂,Skinner,這 你也知道的。我無法對這些限制做出好的反應。見鬼!我只是不擅長執行命令! 我不能夠遵守它們。爲什幺這裏就是該死的不同?」Mulder大喊。
「是什幺導致了這一切?」Skinner平靜地問,把包裹放在桌子上, 爲自己倒了一杯水。
「這不重要!你沒聽見我對你說什幺嗎?你不擁有我,你不能控制我,你不 能他媽的爲我決定任何事情。」Mulder拼命地吼叫,「這整件事都是荒謬 的,我知道有一部分是我的錯,我承認,而且我知道我簽了那個愚蠢的契約。但 是它完了,你不能強留我在這裏,我不想被留下來,我需要離開…我需要…oh fuck,我也不知道我需要些什幺!」
Skinner神情冷漠的喝完水,一直等到Mulder的長篇激烈演講 結束後,他才說了叁個字,「跟我來。」
Mulder猶豫地咬著嘴唇,兩只腳移來移去,就是不願跟上。
Skinner揀起包裹剛開始走,見狀停了下來,轉身回到Mulder 身邊,「這是一次邀請,不是一個命令。」Skinner溫柔地說。
Mulder困難地吞咽了下,然後點點頭,跟在另一個男人後面沿著走廊 到了一個他以前從來沒有進去過的房間。
這個房間是個小書房,裏面有一張大辦公桌,兩把椅子,以及一整面牆的書 架。
「坐。」Skinner做了個手勢,把包裹擺在桌上,然後坐到身後一張 大椅子上。
Mulder覺得稍微放松了些,這裏擺放的辦公桌椅讓他想起了他們更加 熟悉的環境,他能應付這些。他注意到桌上堆了一些文件,于是點點頭,更加有 理由解釋另一個男人所表現出來的非比尋常的平靜,「把工作帶回家做,先生, 真是奉獻。」
「那是副業,而且它和我的工作沒有任何關系。」Skinner朝文件揮 了揮手,「Fox,你請求我允許你解除契約,我拒絕你的請求。」他堅決地說。
Mulder擡起頭看著他,吃驚的發現他在生氣的同時也覺得松了口氣, 「你不能違背我的意願把我強留在這裏。」他反駁。
「是的,我不能,但另外的某人能。」Skinner告訴他。
Mulder皺眉,「你的意思是?」他詢問。
「我的意思是,你已經簽訂了契約,把自己賣給了某一個你從來沒有見過的 人做性奴隸。你不知道這個人會是我,Fox。你可能已經賣給了一個會把你打 的不省人事,整天把你綁在床上操你,不許你思考的人。你計劃一個星期後回去 工作,但你不知道那時你會在哪裏,而且我敢打賭你沒有告訴任何人你准備做的 事,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在你身上,Fox。」
Skinner的不贊成是顯而易見的,Mulder無法控制地顫抖。
他低頭看著自己的手,「這個家夥,我的意思是,你,是個很有名的人,我 覺得我應該是安全的…」他低聲說。
「Fox,你有一種自我毀滅的傾向,自從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注意到 了,你會一直這樣下去,直到有人把你從懸崖邊上拉回來,我打算做那個人。」
Mulder吃驚地擡起頭。
「你是我的,Fox,不管你喜歡還是不喜歡。」Skinner堅定地告 訴他。
「這是不可能談判的。在你簽那個契約之前,我就清楚地告訴過你,你沒有 退路。不過,我想要的是一個投入的奴隸,而不是一個痛苦的奴隸。如果你有任 何問題想和我談,隨時都可以告訴我,你有我的特許可以這幺做,事實上,這是 一個命令。我答應你,我會永遠傾聽你想說的話,即使我不同意,我也會告訴你 爲什幺。我以前告訴過你,你的誠實對我很重要。至于現在……我知道我們必定 會有這樣的一次談話,我只是有點驚訝它會這幺快發生,不過並不是特別擔心。 告訴我,是什幺在困擾你?」他斜倚在椅子上,不再說話,只是一直摩搓著拇指 和食指,好象是一種催眠的動作。
Mulder猶豫了,面對著這個平靜的、異乎尋常通情達理的男人,他所 有的怒火和挫折似乎顯得那幺微不足道和毫無意義。他的狂怒被驅散了,只剩下 徹底的自我厭惡。
「我不知道我和你站在一起的立場。」他用微弱的聲音說,「我不習慣這種 情形,我以爲你會幹我,但是你沒有。我不知道你想從我這裏得到些什幺。」
「就因爲這?就因爲我沒把我的陰莖戳進你的屁股裏?」Skinner無 法置信地問,「我們剛剛不是才做過別的性行爲嗎,Fox?」
「我知道。」Mulder聳聳肩,感覺又矮了兩英寸。
「Fox,看著我。」Skinner溫柔地說。
Mulder慢慢地擡起頭,害怕看見另一個男人的眼睛,但是當他真的接 觸到時,發現它們既溫暖又令人信服。
「其它還有什幺?」Skinner問。
「你不會讓我射!」Mulder知道這聽起非常愚蠢,甚至他自己也這幺 認爲,但Skinner的表情沒有任何改變,他沒有嗤之以鼻,也沒有憤怒地 站起來。
「我不能永遠處于這種邊緣。」他勉強結束了這段話。
「還有別的原因嗎?」Skinner問。
Mulder咬著嘴唇,既然已經開始了,就幹脆讓它壞到底吧。
「按摩。我以爲你很滿意的,但是你卻給了我一張名片,讓我去學學怎樣做 才正確,我想要讓你高興的,」他聲音顫抖地說,「我已經很努力去取悅你了, 可是我不認爲我能做的到,我只會讓你失望,象我的按摩一樣……ohfuck !」
他大叫,憤怒地站起來,「爲什幺這該死的要道歉的是我?讓我離開這,我 們可以當這一切從來沒有發生過,我不需要這些,我可以重新開始,把自己投入 到工作中…」
「直到下一次。」Skinner輕柔地打斷他的話,「這該死的是什幺意 思?」
Mulder情緒失控在書房裏不停地走。
「你不能永遠隱藏自己的這一面,你試過了,而且你也失敗了。這種情形只 會反複出現。」Skinner告訴他。
「你知道些什幺?你只不過是那些該死的性虐待狂中的一個。你不了解我, Skinner,你當然也不會擁有我。」Mulder大叫。
當他這樣做的時候,甚至連他自己都覺得奇怪,爲什幺他會象這樣的失去他。
「坐下。」Skinner用嚴厲的口吻告訴他。
Mulder的拳頭在身側握緊,和自己進行著一場無聲的激戰,直到他記 起Skinner有這該死的貞操帶的鑰匙,除非他是想拿一把鋒利的刀把它砍 下來,不然就必須與Skinner合作。
Mulder深吸了口氣,服從了。
「很好。」Skinner柔聲說,又重新靠回椅背上,「我不想告訴你這 個,但是我必須這幺做,Fox,這裏的這些文件,它們不是工作,它們是你。」
「什幺?Mulder驚訝地望著那些裝訂好的文件,」你一直在暗中監視 我嗎?「
他急速地喘息,膝蓋猛抽,象是X檔案裏的偏執狂。
「聽我說完。」Skinner舉起一只手,「我不是想要捕獲你,Fox, 你一年前開始找我的時候,我想盡了一切辦法避開你。我意識到這在工作期間會 很困難,從另一方面來說,你的行爲在這個圈子裏也很有名。讓我說完。」他瞪 了Mulder一眼,他正張開嘴准備抗議。
「所有的人都說你是一個很有魅力的player,是很好的一個,你知道 你想要的是什幺,你會清楚的把它說出來,不會造成任何誤會,只是他們覺得你 似乎不太投入。盡管我認爲他們其中一些人直到最後對這點也不是很確定。每個 人都說你想要的比他們所能提供的更多,他們都隱約地感覺到他們在某些方面讓 你感到失望,而對此更了解的一個人告訴我,他們認爲你正默默地走向極端,絕 望的,無法控制。我擔心你會去尋找更多的極端的刺激,直到在過程中將自己殺 死爲止。我上個星期和你談話的時候,你向我證實了這一點。我一開始是打算在 第一次會談時向你說」不「,在你發現我是誰之前讓你離開,但你說的一些話改 變了我的決定,我知道我不能丟下你,我必須幫助你。」
Skinner頓了一下,傾前將手臂撐在桌子上,「Fox,這些文件裏 包括了我與你最近交往過的人會談的內容。一旦我接受你做我的奴隸,我要向他 們所有的人證明我能找出你的夢想是什幺,以及你對不同的刺激會做出怎樣的反 應。
根據這些,我爲你制訂了一個訓練計劃。「
Mulder坐在那裏,嘴大張著,完全驚呆了,「我看得出…」最後,他 用雙手環住自己評論說,「你是把它當成你的一種樂趣來做的。」
Skinner給了他一個古怪的笑容,「你可以這幺說。Fox,可是你 有沒有想過我爲什幺會接受你?你認爲這種情形對我會有什幺吸引力?」
「唔…」Mulder思考這個問題,「我不知道。我猜你只是喜歡這種力 量,控制,和利用性服務…」他的聲音越來越小。
「我是喜歡,沒錯。」Skinner沉思,「但這並不是主要原因,所以 我也沒有向他們詢問所有的細節。而且讓我來告訴你:一個好的top要給他的 sub,或他的奴隸,以及和他在一起玩的任何人帶來快感,並不能只靠給他們 造成的痛苦本身,或者靠一些怪異的控制行爲,而是要讓他的sub蠕動,興奮, 乞求他停止,同時卻拼命地想要更多。一個好的top同樣也是安全的。」
他強調著『安全』這個詞,「你似乎並不關心這個,因爲你准備把自己賣給 一個陌生人。」
「不是這樣的。」Mulder用雙手捂住臉,「這是一種刺激,先生。我 必須做回我自己,這種不可預測的危險是那幺吸引人。」他歎氣。
「所以,我很失望。」Skinner淡淡地說。
Mulder的頭抽痛,「不,先生,這樣揭穿了可能更好。」他虛弱地微 笑,「你是從這種聯盟出來的,先生,我從來沒有和象你這樣的人玩過,它是個 …」
他猶豫了一下,然後再次微笑,「幻想。」他下了結論。
「但你仍然想要離開?」Skinner逼問。
Mulder猶豫,「它帶給我某些很熟悉的恐懼,」他承認,「只要你喜 歡隨時可以讓我離開,而我卻不能拒絕。」他咬著嘴唇,意識到他已經說出了一 個想離開的動機。
「啊。」Skinner微笑,「你認爲我不幹你也是一種拒絕,是不是?」 他溫柔地問。
Mulder點點頭,盯著自己的腳。
「Fox,你才在這裏呆了兩天。」Skinner指出。
「我知道。我是一個傻瓜,你肯定很討厭我。」Mulder聳聳肩,「我 是一個極大的失望,沒有資格留下來,哈?」他擡起頭,試圖擠出一個微笑。
「我想你是需要有人能夠保證你留下來,這也是我爲什幺要強調你奴隸身份 的原因。我肯定會幹你,雖然不知道是在什幺時候,我不是一直爲了那個在訓練 你嗎?你以前的肛交經驗是很痛苦的,我的家夥很大,如果直接插進去,你肯定 會受傷。即使是現在,可能仍然會有些不舒服,雖然你喜歡痛苦,但是它對你來 說還是太多了。你告訴過我,你不會要求你以前的tops肛交,因爲進入後面 是很可怕的。」
Mulder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揉著眼睛,「這肛塞…它們不只是用來羞 辱和表示所有權的東西。」他低聲說,不高興自己這幺快就反應過來。
「是的。」Skinner憐愛地微笑,「它是個准備。」
「該死,我真是個傻瓜。」Mulder歎氣。
「是的。但是,你是我的傻瓜。」Skinner大笑。
Mulder擡起頭,「你還會接受我嗎?」當他知道自己是多幺想留下來 的時,他的心髒就快從他的嘴裏跳出來了。
「當然,」Skinner毫不猶豫地說,「我們有很多事要去做,Fox。 首先,我要你和我一起下去,要把它當成是一次潛水。我要和你一起進入你的心 髒、頭腦和靈魂,在那裏我們會發現一些東西。我一路上都會擁抱你,但它可能 同樣會帶來傷害,或許會驚嚇到你。那時,你會想逃避,想轉身逃跑,但我不會 讓你這幺做,我們要一起面對,我們會一起遊上岸。這樣,你就又可以在天空下 自由地呼吸,從黑暗和長期的壓力下獲得解脫。你已經把你的一生給了我,但你 仍然沒有學會放棄控制,一旦你學會了這樣做,你將會發現這段旅程會變得更容 易,盡管這並不是你可以逃脫的旅程。你已經做出了承諾,在我們做到之前,我 不會允許你離開,這不是一段短暫的時間。告訴我你的想法,Fox,坦誠地告 訴我,你想怎幺做?」Skinner黑色的眼睛凝視著他,讓Mulder一 時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我…」他閉上眼睛,然後再次睜開,發現Skinner仍然坐在那裏等 待著,眼神沒有絲毫地動搖。「我想要留下來…主人」他低聲說。
「好。」Skinner打開辦公桌上的包裹,拿出兩個相框,把它們放在 桌子上,裏面鑲嵌著他們簽過字的契約。
Mulder的眼睛閃爍著注視他們的簽名,他是那幺習慣于在相同的位置 上看見它們,例如在他的工作報告上。但,這個不同,這是私人的,它的感覺是 那幺好,那幺正確。
「讓我們看看這個,作爲對我們誓約的再次肯定。」Skinner微笑, 「我希望你把它們放在你的床頭櫃上,我希望它們是你早上第一眼看見的東西, 和晚上最後一眼看見的東西。這條路開始是困難的,但你可以相信我,我會一直 在你身邊。」
「是,主人。」Mulder點頭。
「至于按摩的問題——Fox,如果我不喜歡你的按摩,我就會告訴你。難 道我的反應還不足以證明我喜歡你所做的努力的嗎?」
Mulder聳聳肩,勉強同意,「Fox,如果不接受指導,你不可能知 道每一件事,ClarkHammond這個人教過我按摩!按摩是一門很有學 問的技能,不同的油可以用來治療不同的疾病,我想讓你了解所有這一切。你今 天早上的按摩很舒服,Clark會教你怎樣可以做的更好。」
「哦。」Mulder咬著嘴唇,感覺很愚蠢,這非常合乎情理,他不知道 先前爲什幺會懷疑他的主人。他恨自己差一點就把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搞砸掉, 只因爲一些假設的理由就想要逃跑。他看了一眼Skinner,「我弄擰了。」 他承認。
他的主人搖了搖頭,「每個人都會犯錯誤,我的奴隸。」他低聲說,「在你 的奴隸訓練過程中我可能也會,如果是那樣的話,請隨時向我指出來。」
Mulder微笑,懷疑自己是否有這個膽子,「嗯,有件事我想了解一下, 主人,你剛好提醒了我,」他小心翼翼地說,「你是不是在我的臥室裏裝了一台 攝像機?」
Skinner很奇怪地看著他,「一台攝像機?哦,我明白了!」他大笑 起來,「你是奇怪我怎幺會知道陰莖環和你達到高潮的事!」他站起來,走到他 奴隸的座位前,用一只手指擡起他的下巴,低頭看著他的所有物,「你認爲我需 要暗中監視你嗎?」他用低沉、沙啞地聲音問,「當我知道你是這幺好的時候?」
Mulder的眼睛睜大了,「你猜到的?」他問,「怎幺可能?」
「Fox,我不會把我主人的秘密全部泄露給你。」Skinner斥責, 重重地戳了下他奴隸的鼻子,「不過看在這是你到這裏來以後我們首次嚴肅討論 的份上,我就破一次例,不要指望還有第二次。你去睡覺之前,我故意拒絕你不 讓你得到解脫,從而讓你腦子裏産生出一種想法,我敢肯定那是你唯一能夠想到 的事情。你剛開始做奴隸——我有點懷疑你在這方面也會服從于我,我猜你不會。
有時你會服從我,那是因爲你想要服從,而不是因爲取悅我是你腦子裏唯一 的想法。你並沒有決定醒悟,無論是對生或是對死。小家夥,自從我帶你來到這 裏以後,你有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呢?「
「沒有,主人。」Mulder承認,一個微小的硬塊湧上他的喉嚨。「
「好吧。」Skinner低頭輕輕地親吻Mulder的唇,「現在,」 他筆直地站了起來,眼神嚴厲,行爲敏捷,「我們有一些問題要處理。」
「你要爲了我早先對你說的那些話而懲罰我。」Mulder猜測,覺得他 的胃在憂慮地攪動。
「是的,我是會這幺做,如果你是平靜的來找我談你所關心的事,就不會有 懲罰了。但我現在說的不是這個,我先前布置給你的任務,你做了嗎?」
Mulder回憶起那慘痛的事件,心一下沉入谷底,「是的,主人,我做 了。」
他低聲說,「但是,那只貓,」他用充滿恨意的語氣吐出那最後一個詞, 「決定破壞我所有的努力。
Skinner好奇地看著他,「帶我去看,」他命令。
Mulder心情沉重的把他帶到洗衣間,Skinner拿起一件遭到破 壞的襯衫看了看,搖搖頭,嘴角露出一絲微笑,「親愛的Wanda。」
他低語,「你知道,Fox,我不認爲她很喜歡你。」
他將視線轉移到Mulder身上,皺起了眉頭,「你穿的太多了,奴隸。」 他評價。
「是,主人。」Mulder慌忙脫掉他的牛仔褲和T恤,然後跪在另一個 男人面前,當他擺出順從的姿勢時,身體在輕微地顫抖,不知道接下來會怎樣。
「你腦子裏都在想些什幺?」Skinner問,「你認爲我是這幺沒有理 性,看到它還認不出這是一場災禍嗎?」他故意傻笑著,語帶雙關地說。
Mulder歎了口氣,世界上有這幺多主人,我卻不得不被一個有著怪異 幽默感的擁有。「很抱歉,主人。我只是一直在想著遊戲室和你許諾過的事,」 他解釋,「我是這樣地渴望它。」
見鬼,這個理由聽起來實在是站不住腳。
「好吧。讓我來描述一下什幺是接下來會發生的事。」Skinner厲聲 命令他,「立刻,你把這些衣服拿去洗,然後再把它們熨幹。」
Mulder擡起頭,剛剛消散的怒火因爲被當做女仆而再一次點燃,「是, 主人。」他咬緊牙關克制著。
Skinner微笑著搖了搖頭,認可了他爲表現出服從所做的努力,「之 後,我會帶你到遊戲室去。」他說。
Mulder的臉立刻笑得皺起來,「謝謝你,主人。」他輕聲說,迅速傾 前親吻Skinner的鞋子,爲自己早先的性急感到心虛。
「可是,」Skinner接著又說。
Mulder的心咯噔一下。
「這不僅僅是娛樂。我將使用馬具,象你要求的那樣。不過你要證明給我看, 如果我認爲你已經足夠好了,我才會允許你釋放。懂了嗎?」
「是,主人。」Mulder點頭,決心不讓這個男人找到任何過錯。
「此外,我還將使用另外一樣你爲你的快樂向我請求過的東西來執行懲罰, 我也會好好地欣賞一下。」Skinner叽笑。
「主人要用桦條懲罰我嗎?」Mulder低下頭,發現他的陰莖開始滲漏 了。
「是的,Fox,主人決定用桦條來對你進行嚴厲的懲罰。」Skinne r用一種很冷酷的口吻告訴他。
Mulder費力地吞咽了一下,他知道這是他應得的懲罰,雖然只是想像 就足以讓他發抖了。
送走他的主人後,Mulder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趴在地上仔細檢查洗衣機 的後面,果然讓他找到了他要找的東西。他伸手進去抓住她的頸背把她拖出來, 然後拎著她站起來。
「好啊,小姐,你可是爲我買到了一頓鞭打,」他盯著Wanda凶惡的綠 眼睛,對她說,「看著我的嘴巴,我不想讓你對此有任何懷疑,從現在起,這成 了一場爭奪戰。懂了嗎?」
Wanda憤怒地抽動尾巴,Mulder點點頭,「是,你認爲他屬于你, 不過他是我的,女士。所以,當心一點。」他打開洗衣間的門把她丟到外面的地 板上,然後再示威似的把門關上。
整個下午Mulder都在煩燥不安中度過。他渴望去體驗遊戲室中的樂趣, 但是他對桦條的恐懼正在變得越來越強烈,他以前從來沒有嘗試過這種特殊的懲 罰方式,所以無法對自己起到任何幫助,他不知道該期望些什幺。
傍晚,他完成了洗衣間的工作,去向Skinner彙報。
Skinner正坐在餐桌旁工作,Wanda趴在他的肩膀上,柔軟的毛 皮繞在他的光頭上,象是一個皺領。
他主人的感覺不可能會好,但Wanda卻毫無疑問舒服的很,在隔壁房間 就能聽見她滿意的咕噜聲,而且Skinner還一邊工作一邊輕輕地撫摸她的 尾巴,很小心地照顧她,生怕把她嚇走。
Mulder投給他的敵人一記惡毒的假笑,警告她趕快離開,把她『溺愛 的仆人』還給他。
當Skinner驗收他的工作時,Mulder屏住呼吸,拼命地祈禱不 要被發現任何不合格的地方。
不過,他的主人似乎覺得挺滿意,他吩咐Mulder去遊戲室之前先去洗 個澡放松一下。
Skinner打開貞操帶上的挂鎖,把它拉離Mulder的陰莖。立刻, Mulder的陰莖幾乎無可避免地豎立起來,Skinner趕緊將金環取下 來,Mulder的陰莖馬上就象一輩子沒有被釋放過似的直接躍入臨界狀態。
「小心。」Skinner輕輕拍了拍它,「你還沒得到我的許可,還要努 力去賺。」他告訴他的奴隸。
Mulder深深地吸了口氣,悶悶不樂地苦著一張臉。
「我說放松!」Skinner笑著吻他的前額,「快樂和痛苦你都會體驗 到,Fox,但不會超出你能承受的範圍。」
Mulder點點頭,然後飛快跑向浴室,他的身體已經因爲預想而開始興 奮。
當他洗完澡,來到遊戲室門前時,門正半開著,他伸手在上面敲了敲。
Skinner打開門,有好幾秒鍾的時間Mulder只是呆呆地站在原 地看著他:Skinner已經換上了一條緊身的皮褲,上身赤裸著,露出寬闊 有力的肩膀和強健充滿張力的肌肉,看上去好象天神一樣,讓Mulder迫不 及待地想要跪在他腳下。
Skinner領他進了房間,Mulder注意到馬具已經安置好了,幾 個滑輪直接懸挂在玻璃天花板中間。
「我想我已經告訴過你讓你放松了。」Skinner皺眉。
「我是放松了,主人。」Mulder撒謊道,然後一記標准的重擊就因爲 他的謊言而落在他的屁股上。
「那爲什幺你在發抖呢?」Skinner伸出長長的手臂環住Mulde r的脖子,把他拉進懷裏,用自己的身體帶給他絕對的溫暖和安全感,平息他的 顫抖。
終于,Mulder的顫抖緩和了下來,Skinner放開手,退後一步, 表情重新變的嚴厲起來。
「把你的手握在一起。」他命令,然後他用鑲了毛皮的鐐铐铐住Mulde r的手腕和腳踝,接著在Mulder的腹部系上一條寬而柔軟的皮帶,「這個 可以支撐你的背部。」Skinner告訴他的奴隸。
Mulder點點頭,這帶子系在身上很舒服,和鐐铐一樣。
「現在去把櫃子裏的桦條給我拿來。」Skinner命令。
Mulder費勁地咽了口唾沫,幾乎是虔誠地將這懲罰工具取下來,雙手 捧著回到他主人身邊。他的主人正在忙著調校馬具的高度。
Mulder以服從的姿勢跪在Skinner腳下,眼睛看著地面,雙手 將桦條呈遞出去,他整個體內聚滿了野性的情感,對即將來臨的危險的恐懼早已 被覺醒的興奮所淹沒。
Skinner對他的工作感到滿意了,于是轉身面向他的奴隸,但並沒有 接過桦條。他將一根手指放在Mulder下巴上,擡起他的臉,讓他看著自己 的眼睛。
Mulder不由地顫抖起來——Skinner的表情堅決而嚴厲。
「這將是一次真正的懲罰,Fox。」他告訴他跪在地上的奴隸。
Mulder吞咽了一下,點點頭,「是,主人,我明白。」他盡量讓自己 的聲音不要顯得太嘶啞。
「懲罰是爲了教授你一門課程——我希望你想一想,你應該從這次懲罰中學 到些什幺。」Skinner對他說,「當我懲罰你的時候,我希望你所受的苦 可以首先促使你思考。」
「是,主人。」Mulder說,又開始發抖了。
Skinner溫柔地撫摸他的頭發,安慰他,「這將是很艱苦的,小家夥, 但是你一定能夠堅持下來。」
Mulder閉上眼睛,點點頭,冷汗從全身的毛孔中滲透出來。
Skinner從他的手上取走桦條,把它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你的腳。」他命令,Mulder趕緊爬過去。Skinner抓住Mu lder的鐐铐和皮帶,把它們系在馬具上,然後測試每一個聯接的部位是否牢 靠,直到確信無疑才放心。感到滿意後,他停下手,給了他的奴隸一個簡短的吻, 讓他放心,然後很快的將震驚中的Mulder升到半空。
措不及防之下,Mulder驚叫一聲,但他隨即就放松下來,開始用心去 體會這種感覺。事實上,它非常舒服,他的身體被支撐著,好象正在空中飛翔。
最後,他被停在腰那幺高的位置上。
「當你處于束縛狀態時,我不會離開這個房間。」Skinner告訴他, 「如果你覺得哪裏不舒服,一定要馬上告訴我,這很重要,知道嗎?」
Mulder立刻點頭。
當Skinner拿起桦條時,他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Mulder非常緊張,但Skinner只是將桦條沿著他的後背慢慢地 移到他張開的雙腿間,再越過他的陰莖、陰囊,來到他的腳上。
Mulder的視線裏失去了他主人的身影,過了一會,他又再次出現,用 桦條的末梢刷著Mulder的軀幹。它很輕,感覺只是有些癢,並不痛。
「我認爲你應該看看自己被懲罰的樣子。」他說,然後將一面巨大的邊框鍍 金的鏡子靠在Mulder對面的「王位」上。
Mulder看著自己在馬具上懸浮著,象是一只鳥兒在空中翺翔。
他被奴役的樣子有一種很奇特的美,Mulder想,看見自己象這樣被束 縛著動彈不得,乞求他嚴厲的主人寬恕,讓他感到了一陣覺醒的顫抖。他看著自 己,把它當成是Skinner在看著他:一個被束縛的,赤裸的男人正在等待 他主人的關注。
Skinner又轉到他的身側,繼續用桦條刷著Mulder裸露的四肢, 輕輕刮擦他的胸膛,掠過他的乳頭,讓Mulder不停地喘息。
然後他停下來,將目標轉移到Mulder的屁股上。
它一點都不痛,事實上,它在他的皮膚上制造出一種很美妙的、刺刺的感覺。
桦條又一次沿著他的屁股和大腿,來到他的腳上。現在Mulder能夠了 解爲什幺Skinner會說,他能夠讓桦條成爲一種帶來快樂的工具,這種輕 輕地刮擦感覺上就很色情。
但毫無預兆的,刮擦變成了鞭打。
桦條更重更快地落在他裸露的肉體上,讓他急喘並開始哭喊。
Skinner毫不理會他的蠕動,繼續揮舞著桦條,目標主要對准Mul der暴露的臀,但偶爾也會落在別處,使得Mulder非常緊張,不知道它 下一次將落在哪裏。
當桦條的末梢抽打在他赤裸的背上時,帶給他雙重的痛苦,讓Mulder 突然明白了Skinner先前的警告——這是一次真正的懲罰。
「它刺痛的,主人!」他氣喘籲籲地說。
「是的,奴隸,它的滋味是這樣的。」Skinner答複他,更加用力地 揮動桦條。
Mulder開始嗚嗚地哭泣,在馬具上掙紮,拼命地想逃離這場拷打,他 知道這個玩意肯定會讓他皮開肉綻。
「求你,主人…它傷害我了…ow!…它傷害…」他絕望地啜泣。
「它是一個懲罰,Fox,在我結束之前,它只會讓你更痛。」
Skinner很有經驗地通知他,「現在,你有沒有想過你要從這次懲罰 中學到些什幺?」
「沒有!是的…我…哦!」Mulder喘息。
「唔?」Skinner追問。
「現在要談話是很困難的,主人,當你是…ohfuck!」桦條落在Mu lder的肩膀上,讓他痛呼一聲,接著又一下落在了他的大腿上,然後再重新 回到他已經劇痛的屁股上。
「我正在等。」Skinner在Mulder的屁股上抽出一條深深的鞭 痕,讓這個無助的男人淚流滿面。
「你將從你的懲罰中學到些什幺?」Skinner不依不饒的追問,語氣 沒有絲毫地松動。
Mulder知道,如果他說不出一個令人滿意的答案,這折磨永遠不會停 止。
「學到…不嘗試一下就要離開!」他喘氣。
「不對。」Skinner狠狠地抽了他一下,「那不是你正在被教授的東 西。
再想想。「Mulder絞盡腦汁拼命地想,試圖找出正確答案。
他從鏡子裏看到自己正在接受懲罰。他高大,強壯,冷酷而能幹的主人減輕 了他的顫抖,讓他不由地被疼痛所帶來的強烈感官刺激所吞沒。他感覺到他的陰 莖脹痛,並且流出了美麗的露水。
「教訓…我正在想…哦!我說我正在想!」當桦條野蠻地吻進他的肉裏時, Mulder痛的大叫一聲。
「想快點。」Skinner命令,「這並不是一堂很難的課程,Fox, 而且我感覺到你從中學到的比懲罰本身想教給你的更多。」
Mulder回憶著今天所發生的事,所有的情景一起在他腦中閃現,象萬 花筒一樣的影像令人眼花缭亂。
他看見自己正在熨衣服,看見Wanda坐在冰箱上對他怒目而視,看見自 己穿著牛仔褲和T恤坐在睡椅上,然後又看見自己大聲地對他主人說要離開。
「我不能對你無禮!」他氣喘籲籲地說,對自己感到很滿意,「我再也不會 象今天這樣詛咒你,或者亂發脾氣了…我發誓…aarrrgghhhh!」當 桦條一如既往地落在他翹起等待的屁股上時,他大聲尖叫。
「如果你能做到,那是很好,」Skinner吃吃地笑,「但是我可不保 證能控制住我自己的脾氣。它也不是我想讓你從這次懲罰中學習的課程。再想想。」
「我不行了…主人,求你!」Mulder乞求,覺得他就快要到達極限了, 如果這個懲罰可以暫停個一兩秒鍾,那幺他就能好好想一下了,但是桦條仍舊在 繼續它惡毒的工作,不依不饒、毫不留情。
Mulder想起他坐在Skinner的小書房裏,聽他的主人談論有關 潛水,還有其它的一些…他覺得他現在這樣懸浮著,就好象在潛水一樣。
然後Skinner還告訴過他……
「我必須和你談話,主人!我必須告訴你我正在想什幺和我正在感受些什幺, 特別是當我心煩的時候,我必須對你誠實!」他大喊。
夢魇停止了,Mulder挂在半空,汗如雨下。
Skinner用雙手捧起他的臉,深深地望進他的眼睛。
「好,做得好,Fox。」Skinner告訴他,然後溫柔地用鼻子磨蹭 他的頭發,親吻他的前額和嘴唇。
「你做的很好。我真爲你感到驕傲,小東西。」他繼續低聲說著贊美和親昵 的話語,直到Mulder的呼吸平穩下來,並且陶醉在熱情的溫暖中。
苦苦地忍受肉體上的懲罰和象這樣懸浮在半空中讓Mulder感覺到雙重 的喜悅。
夢幻般的感覺消失了,他感覺到了更多的真實與滿足,「謝謝,主人…
謝謝…「他含糊地不知道在說些什幺。
「爲什幺?」Skinner問,他的聲音顯得很愉快。
「爲了讓我…得到的比我所能想象到的更多…」Mulder歎氣。
Skinner咧開嘴笑了,他伸手撫平Mulder的頭發,「我還會帶 給你更多,小東西。」他用低沉而性感的聲音許諾。
Mulder閉上眼睛盡情品味這句諾言,那種熱情一直傳達到他的下半身。
Skinner拿著一條冰冷的濕毛巾輕輕擦拭Mulder熾熱的身體, 讓它冷卻,在經過桦條制造出來的痕迹時,他短暫地停留了一下,那些痕迹已經 開始褪色了。
「馬上——我就和你一起玩。」Skinner許諾,「我會慢慢地從你身 上得到我的快樂,小東西,你要服從我想對你做的任何事。到最後,如果你能我 讓感到滿意,我就可以讓你得到解脫。明白嗎?」
Mulder虛弱地點點頭,決定讓他猖狂的陰莖平靜下來,一直等到允許 它爆發爲止。
Skinner調整Mulder的位置,將他轉了個身,然後重新抓住他, 檢查繩索的聯接部位,務必要確保他的奴隸是安全的。
「舒服嗎?」他問。
「是的,主人。」Mulder點頭應道,然後他又轉過頭凝視上面窗外的 天空。
天已經快黑了,現在的天空是深藍色的。一群鳥兒飛進他的視線,轉了個彎, 又一起消失了。
這種感覺…真是說不出的好!
Skinner拿出的一個小盒子引起了Mulder的注意,他拼命地伸 長脖子想看清楚那是個什幺東西。
「你很快就會和它們變得非常親密,相信我,」Skinner吃吃地笑。
他把Mulder的腿分開固定好,然後自己站到Mulder張開的雙腿 間,沒有事先警告的,他就將一根潤滑過的手指伸進Mulder的肛門。
這個突然襲擊讓Mulder倒抽了口氣,然後開始喘息,當Skinne r的手碰到他的大腿內側時,他覺得那種觸感不象是人的皮膚,而象是某種柔軟 而溫暖的毛皮類物品。
朝下一看,果然如此,Skinner的手上戴著手套。
他的主人用一只光滑的毛皮手撫摸他,另一只手的手指則繼續在他仰面朝天 的奴隸體內探查,不久又加進第二根手指,然後是第叁根,它們一起搜索著Mu lder的前列腺,讓這被俘虜的男人因快感而翻騰。
「啊,你喜歡被這樣的撫摸…象是一只貓…」Skinner低語,戴著手 套的手沿著Mulder的脖子向下撫摸他的胸口。
Mulder呻吟著,用鼻子親昵地磨蹭Skinner的手。
Skinner持續用雙手愛撫了Mulder好幾分鍾,直到Mulde r覺得他真的快要變成一只咕噜咕噜叫的貓了。
接著,一個熱呼呼的物體落在Mulder的大腿上,讓他驚跳了一下。
他低頭一看,原來是一根假陰莖。
「它裏面灌的是熱水。」Skinner告訴他,細長的假陰莖分開他的臀 瓣,在他的肉壁間滑動。

欧美18vivode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