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朱顔雪同人

精彩内容:

一、緣起
九華山,東崖,晨霧初散。
淋漓山雨洗刷著九華劍派偏殿的灰瓦飛檐。殿前演武場中青衫少年掌中長劍翻飛,激起森森劍氣,更使這場秋雨變得越發寒意徹骨。
似少年這般年紀,有如此武學修爲,已可稱驚才絕豔。但滿場觀者,包括這少年宗門那幾位名動武林的派中長老,卻早不見了往日裏對能培養出這般傑出後輩英才的那份自傲。所有人的眼神,或明或暗,都在投向大殿頂一側飛檐上孤身獨立的那個白色身影。只見漫天灑落的細雨,竟在那一襲雪色道袍周身半尺處被隔絕開外,就如一道看不見的氣牆擋住了這些雨水。白衣女子靜立雨中,卻無半分浸濕狼狽之態,衣袂長袖迎風而輕擺,出塵之態恍如神仙中人。

“周少俠小小年紀劍法就如此了得,九華派不愧當今武林正道魁首,果然是人才輩出。”見九華劍派衆人都頗有幾分愁態,太華宗掌門旭陽真人捋著颌下長須開口誇贊。這老道身形瘦高卻不顯佝偻,胡須花白古意昂然。一身半舊的灰布道袍,腰懸一把長劍。
“過獎,此子雖資質尚佳,但和貴派那位仙子比起來真是天差地遠了。。。。不知她是哪位道友門下弟子?”九華派掌門雙眉微皺,沖道人拱拱手說道。瞥向殿頂的目光裏隱著弄弄忌憚。他沒想到對方兩次相談一宗大事不成,這次竟然帶來這樣一位深不可測的大高手,此番舉動顯然已帶上幾分威逼的意味。這太華宗也屬道門一脈,于武林中名頭不顯,卻居然隱藏著這種驚世人物,如此絕代高手卻籍籍無名,必是那種隱世修行之人。九華派這些年雖勢頭漸隆,但在真正的絕頂高手面前實在不值一提,今日這九華掌門才發覺自己竟然做了那井底之蛙。
“這。。。。黎掌門見笑,那位是吾等的師叔,道號靈虛子,是與吾等順道南下來遊曆的。。。。”旭陽真人老臉一紅,忙擺手慚愧道。
學武之人發聲自帶真氣傳送,這叁言兩語雖是二人之間的閑談,局外之人自是亦難以窺聽。但那屋頂之人卻忽然停下觀景,美眸低垂望向二人,頰上綻出一抹淺笑,不見足移腿擡,卻已如鬼魅般躍至黎掌門面前,單掌豎于胸前,玉指捏定玄門印訣,颔首行禮道:“貧道稽首了。”
這時衆人才看清這道姑樣貌,凝脂雪膚的一張臉上黛眉如畫,黑白分明的鳳眼眸光浮動似夜空繁星,挺直鼻梁下绛唇丹紅,配上高挑身材那寬大道袍也難掩萬全的曼妙風姿,縱使人間絕色,亦不過如此。這道姑看年紀不過二叁十歲,輩分竟然是太華宗那叁位老者的師叔,一時間讓九華掌門有些犯愁,但江湖規矩不能亂,他也只能略作遲疑後,躬身行禮畢恭畢敬道:“晚輩黎寅寒,見過靈虛前輩。”
“在貧道面前,汝等確是後輩,這一禮貧道受之無愧。”看到這年過半百的大派掌門難得一見的局促之態,女子臉上笑意更勝。長袖一擺,無聲氣勁已讓黎寅寒不由自主的直起了身子,他那一身深厚內力竟也半分抗拒不得。
“靈虛師叔苦修玄門正宗心法多年,一身功力早已深不可測,自然能容顔永駐、長春不老,年紀其實已過百歲之數。”這時旭陽道人也在一旁說道。
“我在太華亦是閑散之人,宗門大事還是你們談吧。”說罷,道姑竟然轉身就走。
只見她徑直行至演武場中,無視舞劍少年的漫天劍影,伸手探入劍光之中,用兩指夾住了少年手中那柄利劍的劍刃。青衫少年先是在看清女子容貌時一愣,眼中不禁浮現迷醉之色,但隨即醒悟臉色泛紅的急欲抽回長劍,但幾次發勁內力卻如石沈大海,橫在二人之間的長劍紋絲未動。
“剛則易折,武學一道更需張弛有度,如若太過執著精進,傷了根基,就得不償失了。。。。”女子掃了一眼少年腰胯下盤,輕歎了口氣緩緩說道。然後松開手指,施展身法,幾乎轉瞬之間就消失在雨中。
九華劍派偏殿山門;
一男子撐傘而立,他一手打傘,另一只手卻抱著一名七、八歲的女童,而這女童雖然年紀尚幼但眉目清秀,是個一眼可知的美人坯子。小女孩懷中亦抱著一把傘,一大一小兩人似乎在等人,不時向蜿蜒而上的山路上探望。
山岚薄霧中那道看不真切的纖姿,仿佛就在兩人的眨眼間即來至面前。這場風雨卻不曾沾染分毫,就如初見時那般清潔無垢。
“淩大哥,讓你久等了。”女子面色雖然清冷,但眸中神采終于有了一點人間煙火。
“前輩莫再開淩某玩笑了,昨日從紫陽道長那裏方得知前輩竟是太華宗長老,請恕淩某前些日子的孟浪。。。。”男子臉上有些蒼白的說著,但卻很快被道姑打扮的女子止住。
“既然已知我身份,那你還在此等我?”女子深望了一眼面前這形貌俊朗不俗的中年男子,眼中恢複往日空靈之態,轉而看向其懷中的女童。
“呃。。。。我,這是小女雅琴,琴兒,還不趕快拜見靈虛前輩。”男人無從接口,爲了緩解尴尬忙將女兒放了下來。
“別,這山路盡是泥汙,莫要沾染到這粉雕玉琢的小可人兒。。。。乖孩子,幾歲了?”女子不知用了什麽手法,已從男人手中抱過孩子。周身真氣外放,竟將越下越大的雨生生逼在叁尺開外。這神乎其神的絕世功力,已讓男人本就暗淡的臉色更加頹喪。
“八歲。。。。前輩阿姨,你好漂亮呀!”女孩生來易對美麗之人産生親近,道姑容姿嬌媚無雙,自能收獲這孩子的好感。這世間誰不愛美人,就算是她那在武林中頗有名氣的父親,同樣也不能免俗。
童真話語逗得女子咯咯嬌笑,霎時如皎月出重山,梅樹墜白雪,人間美景,奪目絢爛,直讓男人如初見時那般看得癡了。數日前兩人在澄江口邂逅,時值女子正被幾名江湖不入流幫派的登徒子騷擾,九華劍派高手淩劍波仗義出手英雄救美。後更是以護花爲由結伴同遊數日,其間喪妻數年的淩劍波醉心于女子樣貌,不由得動了續弦的念頭。直至帶著該女返回宗派,無意中發現那幾位眼高于頂的太華宗諸老居然對這女子行禮,心中起疑的他才找到機會向太華宗紫陽道人詢問,得知這位絕代佳人竟是太華宗輩分最高的太上長老,再見面時對方也已是一身道者打扮。
“當日你護我免受邪徒侮辱,又先入爲主讓彼此以兄妹相稱,既如此,我自然也願與你平輩論交,並非是貧道有意隱瞞。。。。”女子似是非常喜愛般親了親孩子的臉,語氣淡然的沖淩劍波說道。
“是,是。。。。”淩劍波此時心緒翻湧,已是亂了方寸。
“今日初見這孩子,很是喜歡,但我身無長物,也拿不出什麽見面禮。。。。不過貧道也曾參悟黃庭周易多年,略通蔔卦推演之術,既然有緣,就爲她算上一卦吧。。。。”女子先仔細端詳懷中女童眉眼五官,又擡起孩子小手,比量其掌紋,然後眯眼手指不停掐算,櫻唇微動默演天機命理。
“不錯不錯,無病無憂,姻緣順遂。。。。咦,這。。。。”一開始女子唇角上翹,笑意殷切,但很快就臉色一變,蛾眉微皺了起來。
“不對,不對,怎會如此,莫不是我算錯了,再來。。。。”這次女子瞪眼凝視孩子的小臉,又向一旁不知所措的淩劍波問了女童生辰八字,又演算起來。
良久,當女子從神秘晦澀的道術占蔔中回神時,卻發現心神專注旁骛之下,真氣已經變得有些紛亂,無數雨滴早將道袍打濕。貼身粘住的道袍更是將她浮凸玲珑的誘人體態展現人前,看得淩劍波面紅耳赤之余,竟忘了給她撐傘。女子將孩子放回父親懷裏,接過孩子一直拿著的另一把傘,看著那張被秋雨淋得發白的小臉,更感無比煩躁,剛撐開的油紙傘已經被她的內力震得傘骨寸斷。
“若以後。。。。算了,逆天改命終是左道,剝極必複,如有緣再會,我傳你長生造化之法,未必不能破而後立。。。。”女子撫上孩子小臉欲言又止的對其沈吟道。最終還是搖搖頭,轉身離去。
“即生天地間,難避風雨外。。。。”雨中傳來女子輕吟低語,待淩劍波反應過來,欲再開口時,卻仙蹤已杳,只留清淺淡香缭繞鼻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