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一部好看却票房不高的电影,《暴烈无声》影评

精彩内容:

票房高的電影不一定就是好電影,比如一些商業片就是票房高的影片。而一些藝術片和燒腦片看一次未必能看得明白,需要多看幾次,越看越耐人尋味。這種類型的影片往往是評分高的好電影,但是由于需要思考電影的深層含義,難以迎合大衆的口味,也就導致票房不高。《暴烈無聲》這部電影就是其中之一。

《暴烈無聲》這部電影的劇情是比較簡單的,但是並不是啰嗦冗長,而是電影中用更多的鏡頭將人物的形象描繪得淩厲精致,同時這些人物也象征和代表著不同階層的某些人。

電影主要說的是空有一身蠻力的啞巴底層礦工張保民,因他的兒子張磊失蹤了而到處尋子的過程。影片中張保民誤打誤撞地碰到了凶手昌萬年,一個富商,然而他並不知道昌萬年就是凶手,原因是如同電影的名字那樣,無聲,由于富商昌萬年因殺害張磊後愧疚的無聲,和他的律師徐文傑因自私而喪失良知後選擇了無聲,還有啞巴張寶民的無聲,導致正義來得遲了一些,但幸好的是正義不會不來。

影片中礦工張保民,律師徐文傑,富商昌萬年代表叁個階級,叁個不同身份的人。礦工張保民是啞巴,代表著底層人民缺乏話語權,及其容易吃虧。導演用的名字叫做保民,然而空有一身蠻力卻無法保護任何人,是有點諷刺。律師徐文傑代表一些中層階級,有知識有文化,然而卻不一定是有良心和有道德的人。他們爲了利益有可能會違背職業道德,違背法律。

富商昌萬年代表著一些上層階級,說“羊吃素,我吃肉”,正象征著一些無良的資本家對底層人民殘忍剝削和糟蹋。這就是一部由叁個階級的不同身份的無聲,演繹著一場令人壓抑的悲傷故事,其實影片一開始的石塊拼成金字塔的不穩定就已經暗示了結局。金字塔代表著不同的階級,上層的失態,中層的失德,下層的失語,從而導致了結局的悲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