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2发布:

任你爽国产在线视频孔雀王之追傩

精彩内容:

                              先催眠一下大家! 投票開始出現看鬼片投票時,記得投【鬼影】                                    下面四個連結....隨意吧,有心幫忙的就評個分!  
                                                【活動】《廢柴特務》電影贈票活動            
                                                         【活動】女鬼哪有這幺正!?
                                                         【活動】迷彩美妞來報到!!
                                  【活動】93軍人節之連爺爺不閱兵要幹嘛?!


序章

  傳說:被衆神放逐的墮落神靈在離開神界七千年後,其贖罪之淚裝滿了七只壺,從地獄被釋放出來,回到了天上樂土。同時獲得了消滅諸惡的力量與慈愛的外貌。衆神賜給他孔雀王的稱號,並給予他守護神的榮耀……

  NBC電視台的第二攝影棚內正在現場錄制目前最受歡迎的綜藝節目「爆笑劇場」。現場坐滿了觀衆,另一邊高挂著正在進行的單元招牌「灼熱地獄大會」。

  現場擺了數十個暖爐、烤箱等等能使周圍溫度加熱的道具,當中坐了約十五位參賽者,每一位都是穿著冬季的大衣、圍巾。再加上棚內大型照明燈更加使整個空間炎熱異常,雖然說特別爲現場觀衆調整了冷氣空調,但連遠在數公尺外的觀衆都覺得熱氣撲面,就更別提身在當中那些參賽者了。

  不論男女,每一位參賽者都熱得滿頭大汗,此時一位上半身打著赤膊的主持人出現了,他也是全身冒汗。

  「嘿!今天我們灼熱地獄大賽的參賽者都十分的有精神,比賽已經過了五分鍾,還沒有人想要退出。嗯……十萬元的獎金,果然魅力不小啊!大家還在拼命的忍耐。」

  當主持人走過一位身穿灰色大衣的短發清秀女孩身邊時,見到她滿臉潮紅汗如雨下,還不斷的張口喘氣,對她笑著問道:「你是……歌唱新人南子吧,怎幺啦?臉色不太好唷?」

  「呼……呼……不……不要緊!」南子大口深呼吸幾次,咬緊牙關強自振作精神倔強的回答。

  主持人望見站在樓上的制作人比了個手勢,會意到她要加快節目進行的速度,于是舉起麥克風大聲說:「大家坐得也夠久了,現在……請各位站起來,先來一小節的體操,流一點汗……」

  只見所有參賽者面有難色的站起來,跟著主持人高舉雙手做起體操運動,現場爆出一陣笑聲……

  在攝影棚二樓控制室內,兩位人員正在忙著操控各個儀器,制作人已經坐在座位上看著下面節目的現場。

  「制作人,喝點飲料吧。」

  「謝謝。」

  一位年約二十多歲的長發美女從戴著耳機的工作人員手上接過了一罐冰冷的可口可樂。這時從室內喇叭中還不斷傳來現場觀衆笑聲與主持人的聲音。

  「哈……哈哈……」

  「我們現在伸出手臂,像這樣……再踮起腳來……」

  聲控工程師看著監視螢幕說道:「唉……現在的節目怎幺這個樣子整人呢?觀衆也是……瞧人這樣受苦真有那幺好笑嗎?」

  「山本……你就別再抱怨了,這可是我們公司的招牌節目啊,你只要做好份內的事就行了。況且那些參賽者可都是爲了獎金而自願參加。」美女制作人冷冷的回答。

  熾熱攝影棚中央,一群人穿著大衣正笨拙的做著怪異的體操,但是大家都沒有注意到那位歌唱新人--南子已經是半閉著雙眼,恍恍惚惚跟著動作而已。

  「好!很好!再來一小節……」主持人揮汗如雨繼續帶動著只有自己才懂的體操,一堆裹得像胖企鵝的人逗得觀衆哈哈大笑……

  雖然有五位參賽者受不了酷熱退出比賽,但這個時候誰也沒發現南子已經因爲受不了高熱而昏迷,她向一旁倒下去。直到發出「砰!」一聲,大家才看見南子頭部撞上一個暖爐,接著又碰倒了一根大型照明燈。

  主持人正要反應去扶起南子時,照明燈卻砸中了暖爐,爆出巨響與火焰,霎時將南子包圍在火海裏。現場包括距離最近的主持人都嚇呆了。所有觀衆更是驚慌失措、尖聲大叫起來……

  「快!快拿滅火器滅火!」樓上控制室裏的山本鎮定的發出指令。

  立刻有四五名工作人員穿過人群,將手提式二氧化碳滅火器對準火焰,「噗……呼……」一大片白霧混合了極低的氣溫將火勢給消滅掉。留下來的是一堆廢鐵、電線與一具滿是燒傷幾乎無法辨識的女體……

  「玲子小姐……我聽說……」一位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子跑了過來。

  所有工作人員包括那位女制作人,及許多的現場觀衆在火勢被撲滅後都圍上前去,當大家看清楚現場慘況之際皆驚駭得不知所措……

  第一章

  一個月後……

  NBC電視台十樓中的一處茶水間裏,同樣是在「爆笑劇場」工作的一位現場助理--青子,另一位是攝影師--太郎。兩人忙完工作後一齊到茶水間泡咖啡喝。

  「啊……連續工作了四個小時,真累……」

  「你還算好的,只是在一旁送送東西,提提詞。偶爾還可以偷偷的坐一下,我可慘了,一直要操作又笨又重的攝影機。一連站了四個鍾頭,兩腿酸死了!」太郎邊說邊用手敲敲大腿。

  「唉……別說了,誰叫我們的制作人是個標準的工作狂呢?不到叁十歲就能做出全電視台收視率最高的節目,難怪她要拼命保住現在的地位了。」青子端了咖啡座到太郎對面。

  太郎望望四周,似乎怕別人聽見,謹慎的說:「她那幺漂亮,說不定和節目部經理有一腿,才能爬到這個地位。」

  「太郎,你是不是也想要那位美麗的女制作啊?」青子嘟起嘴唇,詐做生氣狀。

  「嘿……雖然玲子小姐在工作時一副冷冰冰的模樣,但是她可是一位不折扣的大美人,我當然也會想想……」

  「哼?!你們男人都是一個樣,看見美女就想那個。」青子說著撇過頭去。

  「青子你別生氣,我只是開開玩笑而已。」太郎移動到青子身邊,伸出手摟住她的肩膀。其實青子雖比不上玲子的美麗,但也算得上是漂亮。

  忽然室內的電燈熄滅了,一片漆黑中青子嚇得抱住太郎道:「啊!怎幺回事?」

  太郎安慰著說:「沒事,沒關系。只是電燈關掉了,我去開……」話剛說完電燈又亮了。青子紅著臉放開太郎,但是兩個人都覺得茶水間好像變得冷了起來。

  「這……這裏不太對勁,我聽叁樓的神代子說過,她跟幾個同事在辦公事裏也碰過電燈自動熄掉的事。」青子不安的說著。

  「不要怕,只不過是大樓電力供應不穩定罷了,你看……這不是一下就恢複了嗎?」

  「可是……總是……我還聽見過其他事……自從……說不定是一個月前我們節目裏發生的那件意外!」

  太郎忙掩住青子的嘴說道:「別說了!你沒聽見那天節目部經理親口說要大家對這件事保密的嗎?誰傳出去就要誰走路。再說……這也不能全怪我們啊,那個……那個新人自己也有責任,誰叫她體力不夠卻要硬撐?!」

  此時室內燈光漸漸變得幽暗慘綠,青子與太郎注意到了四周的變化﹔一陣涼飕飕的陰風吹過,兩個人都毛骨悚然起來。

  突然青子一聲尖叫,太郎嚇得拉起青子奔向門口要逃出這彌漫怪異氣氛的茶水間,但是太郎握住門把卻怎幺也無法將門打開。

  青子顫抖著說道:「怎幺啦?快一點離開這,我……我好害怕!」

  「我正在開門,可是門好像卡住了,打不開。」太郎拼命用力搖撼著門把。

  「咭……咭……咭……呼……」就在兩人身後出現了一陣陣類似野獸般粗重的呼吸聲。

  青子與太郎回頭一看,嚇然見到一只怪獸。這只怪獸十分地高大、醜陋,它站起身來幾乎有兩公尺高。另外它還有著人猿金剛的身體、背上有像是魚鳍般的角刺,尾巴就像是蠍子般。臉居然像是獅子一般。在它的血盆大口中正噴出一股股駭人的聲音與白霧。

  青子在尖叫一聲後昏了過去,太郎一手拉著昏厥的青子一手仍試圖打開門逃出去。

  怪獸冷笑起來,更口吐人言道:「嘿……你們是逃不出去的,這個房間已經布下了結界,外面的人也不知道這裏面發生什幺事。」

  太郎轉身面對怪獸顫聲道:「你……你到底是什幺?爲什幺……要……要……這樣做?」

  怪獸道:「錯誤……罪孽……要用血來償還!」說完噴出一股白霧,舉起巨扇般的左手一揮,太郎的身軀硬生生被撕成兩截,上半身飛出去……

  「啪!」太郎的上半截身體貼在牆上,這個時候他才來得及咳出血液與泡沫。痛苦的痙攣並喘咳一會兒就了斷氣。怪獸又隨手折斷一根金屬支架,朝向太郎的殘軀射去,將「他?!」釘在牆上。

  還「站」在青子身邊的下半截身軀不斷湧出大量血液,流到她的面龐。青子受到熱血刺激而醒來,轉頭見到身邊的太郎只剩下一半,當場慘叫後再度失去意識…

  第二章

  當青子醒來後,發覺自己正躺在茶水間裏的大桌上,而那恐怖高大的怪獸正站在腳邊。

  這次因爲沒有見到太郎的血腥恐怖模樣,而且眼前的怪獸也非初見,所以這次沒有昏過去,但還是怕得全身打哆嗦、無法移動身體。

  「你…你想要……幹…什…幺……?」青子鼓起勇氣發問。

  「罪……要用身體來償還!」怪物一邊說一邊用力撕扯青子下半身的衣物,隨著裂帛聲過去,青子的裙子、絲襪、內褲等全部都離開了身體,露出了她修長的雙腿與神秘的叁角洲。

  青子害怕得大聲尖叫,但是全身像被無形魔力禁制般不能自由活動,只是掙紮扭動嬌軀而無法逃脫。

  怪物大聲一吼將胯間的肉棒挺起,青子看到這樣粗大的陽具嚇得說不出話,那是相當成年男子拳頭的大小,上面還有很多突出、蠕動的顆粒,甚至還有隆起的血管。

  怪物鼻孔裏不停地噴出粉紅色的催情氣體,雙手握住青子腳踝用力拉開,還一面拉一面用肉棒前端輕觸青子的花瓣,爲的是要使她的蜜穴濕潤,方便巨大的肉棒插進去。

  青子拼命地扭動屁股,爲的是阻止怪物的動作,不然那根可怕的肉棒就會向自己的胯間刺來。怪物吼聲連連也想慢慢盡快地插進去,可是並沒有想像中的順利。

  「哼!還想反抗……嘿…不要緊…等一下你就會配合著把腿張開更大一些。」怪物冷笑著。

  不久散在空氣中的催情淫香越來越濃,青子吸入後只覺得全身來漸漸發熱,胯間蜜穴被怪物粗大的肉棒頂摩、沖擊,使得全身都緊張起來,大腿內側開始好像有強烈電流通過並漫延到全身,嬌軀開始顫抖起來。當怪物的肉棒用力頂到她花瓣間的濕潤珍珠時,青子意外的感到從身體內部裏湧現出快感,使她蜜穴內開始濕潤。

  怪獸查覺到青子身體內部與情緒上的變化,也注意到她蜜穴已經足夠濕潤的事實,就將肉棒對準花瓣中央作勢要插入。

  青子驚叫道:「啊……不行啊……它…太粗了…無法進去的。」她尖聲叫喊,瘋狂地扭動身體,滿臉通紅,腳趾也因爲用力過度而翹起。

  怪獸毫不理會,雙手用力一扳,將青子雙腿分開的更大。「噗滋!」巨大肉棒開始慢慢進入濕潤的花瓣裏。這時候青子的頭已經仰到無法再仰的程度,嘴裏發出驚人的聲音,不停地扭動全身。

  「啊!啊……怎幺…進來…進來了……啊……我的…我的身體…要…壞了……下面要…裂開了……」青子悲鳴著。

  當怪物緩緩的將肉棒更深的插入時,青子無法控制的一邊哭泣一邊挺起身體。

  怪物見到青子如此痛苦的模樣笑道:「嘿嘿嘿……像是要裂開了嗎……我會給你插到底的,這就是你要付出的代價!」

  青子哀求道:「啊……求…求求你…饒了我吧……我的身體真的會壞掉的!」巨大的肉棒插在女體裏顯得非常殘忍,但同時卻也擠出了不少愛液,由肉棒與花瓣緊緊接合處溢了出來。

  當肉棒插入到根部時,青子的呼吸開始急促,下體産生快要熔化的感覺,不禁喘道:「啊……不要啊!」但她的腰卻猛然 起,全身開始痙攣顫抖。

  青子在心裏想,這樣下去一定會發瘋。但是這種肉體官能上強烈的快感,幾乎使她忘記眼前恐布怪物的事。

  不久怪物開始將肉棒在她密穴內瘋狂的進行抽插運動,蜜唇的花瓣幾乎要被抽得翻過來,這更是無比強大的刺激。怪物此時已無需在抓住青子雙腳,她自行盡量分開自己的雙腿,並在空中猛蹬。

  怪物開始伸手去揉搓青子的乳房,肉棒更凶猛抽插著,她的屁股也開始一起一落的配合動作。粉紅色的花瓣已充血,隨著肉棒的進出而帶出大量愛液,順著青子的屁股溝流下,在桌面上留有白色的泡沬。

  怪獸道:「嘿……高興嗎?看你這個淫蕩的模樣!」這時候它的抽插運動變得更猛烈。

  青子已經沈醉在痛苦與喜悅的迷蒙境界中,嬌喘道:「高……高興……粗大的……這樣插進來……太高興了……啊……啊……」在呻吟聲中還帶著放浪女人散發出來的性感。

  「啊……還要…還要啊……還要…用力啊……啊……再用力……要…要……了……啊……好啊……喜歡……呀……嗯……」青子以甜美的聲音要求。

  怪獸猛插數十下後,肉棒突然劇烈的抖動,大量濃濃的精液射入青子的蜜穴深處,灌滿整個子宮後仍不斷射入。

  怪獸的精液、青子的愛液與蜜穴受創破裂而流出的鮮血,叁者混合的液體由紅腫的花瓣間倒噴而出遍布滿地,青子在高聲嚎叫數聲後終于又失去了意識。

  怪獸狂吼著抽出沾滿混合汁液的粗大肉棒,它似乎仍未滿足,壯碩的手臂在空中亂揮,粗大肉棒前端兀自射出一股股青色的精液……

  隔天早上清潔女工開門進入茶水間,見到室內慘狀嚇得大聲尖叫,跌跌撞撞奔出去。

  兩名警衛聞聲趕到,見半躺在地上的清潔女工舉起顫抖的手指向茶水間內。警衛們進入室內首先就聞到濃冽血腥味,其中一人忍不住就退出去開始嘔吐。另一位掩住口鼻強忍著四處查看。

  他進入茶水間首先見到一具上半截人體殘軀被釘在牆上,下半身卻站在門邊,內髒、碎肉、斷骨及汙血流滿一地。中央餐桌上還躺著一位半裸的女子,附近留有一大片不知名的汙穢液體。牆上明顯一個巨大的血手印。警衛看了一會兒,終于也受不了難聞的氣味而退出室外。

  此時其他警位亦來到這裏,當中一位扶起清潔女工問:「發生了什幺事?」

  清潔女工全身發顫,害怕道:「有……有鬼……是妖怪……」

  「鬼?妖怪?」警衛們面面相觑。

  第叁章

  「哈……嘻……」

  「爆笑劇場」的節目現場依舊是笑聲不斷,高挂著的招牌上面寫著:「恐怖海水中地獄大會。」

  攝影棚內有一個很大的透明水箱,在裝滿的海水裏還有許多海蟑螂、海蛇、海蛞蝓等等,及其他不知名的怪異生物。身穿泳裝的年輕女子潛入水中不一會兒就沖出水面,大聲尖叫著:「啊!啊!快……快拉我上去!」海蟑螂還在她身上亂竄。

  主持人回頭大聲宣布:「真可惜,島田小姐只堅持了二十一秒……」

  現場觀衆在見到參賽者狼狽爬出水箱的窘態,紛紛發出笑聲。

  在樓上的控制室裏……

  「鬼……?!」

  「聽說最早是衣裳部的女孩子看到了。雖然對公司內部解釋爲變態者的惡作劇,可是前天開始就有死傷發生,太郎死了……場記的青子小姐也被強暴,現在還因爲精神衰弱而住院。與這個節目有關的人,已有五個人橫死,叁個人住院。大家都認爲一定有什幺東西在作祟……」

  「你到底想說什幺?這個節目的收視率一直都很高,公司與廠商對這些事件也都抱著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態度。」

  「可是……」

  「難道你想要停止現場播出嗎?」

  「不是的……只是感到害怕、不安,大家都害怕下一個輪到自己。」

  「卡!停止!」玲子中斷跟山本的對話,透過現場廣播器大聲命令。

  「怎幺有個和尚闖進來呢?時代劇是在第叁攝影棚啊!」

  一位身穿僧袍頭戴鬥笠的和尚走到攝影棚裏四處觀望,似乎在找什幺東西。

  「別緊張,他是我請來的。」節目部的西城經理站在玲子身後。

  「經理!」玲子大聲抗議。

  「他是來驅妖的。」

  那和尚舉手推了推鬥笠,露出一張年輕略帶嚴肅的一張面孔。

  節目錄制結束後,西城經理與制作人玲子小姐跟那位和尚一起到會客室商談。桌上擺滿了十多種蛋糕、點心與冰品,和尚已經脫下鬥笠,正狼吞虎咽的吃著面前的各式食物,先前表現出的謹慎、精明神色已絲毫不複見。

  「你的法力我們董事長都告訴我了。這幺年輕就有威力無比的法朮,據說你的驅妖朮可以媲美慈空大師。」西城有點谄媚的稱贊和尚。

  玲子雙手交叉環抱在胸前,一副輕蔑的口氣道:「法名叫孔雀,那是從孔雀明王得來的羅?那你是孔雀明王再世?」

  和尚拿起第叁個冰淇淋,滿嘴食物道:「不……不敢當,我還早呢!」

  「也許孔雀大師已經知道了,我們之前也曾悄悄請驅妖師來過,可是失敗了。」

  孔雀一邊拼命吞下食物一邊回答:「我知道……那次驅妖失敗,驅妖師失蹤,聽說連負責聯絡、交涉的人也被殺了,房屋被燒……據我師傅的說法,那位聯絡人被殺是他本身惡行的結果。」

  「原來如此。工作上的差錯在所難免,至于遭人怨恨嘛……咦?這幺快就吃完啦,喜歡的話再來一份。」西城經理注意到桌上的食物已經被一掃而光。

  孔雀搔搔頭笑道:「哦?可以嗎?嘿…太好了,在鄉下很難吃到這種東西。」

  「再送來一份甜點與冰淇淋。」西城經理透過對講機向秘書吩咐。

  「經理!就因爲那幾個猝死者,就以爲妖怪、魔鬼在作祟,請來驅妖師任他擺布,這可是會影響公司的信譽唷!這種事一定是變態者的惡作劇,應該交給警察來偵辦才對。」

  「閉嘴!別胡說……」

  「你叫孔雀?是哪個有身份人物推薦來的新歌手吧,希望你下一次別以驅妖師身份進來,換個比較有分量的身份吧!」

  「玲子小姐……」

  「失陪了,我還有工作要做。」玲子回頭就走。

  這時一直沈默的孔雀站起身來說話:「玲子小姐可以等一下嗎?」

  玲子走到門邊氣沖沖說:「我沒閑功夫陪你胡鬧。」

  「不要動。」孔雀恢複了正經的表情,伸手到玲子的肩部憑空一抓。玲子覺得似乎有一個東西被抽離身體。她望著孔雀的手掌中捏了一個奇怪的生物,那個小東西不斷掙紮並發出「吱……吱……」的叫聲。

  「哇……那……那是什幺?」玲子驚恐的問著,連西城經理也湊上來看。

  孔雀舉起手中怪物好讓兩人看清楚,那是一只長了兩只角,有著狗頭及蜥蜴身體的一只小怪物。

  「這個東西叫魍魉鬼,原本棲居在瘴氣閉塞之處,是一種下等的怪物。不過…要是肉眼能看見時,就無法收拾了。」孔雀說完就一手持著手訣開始念咒,他手裏的魍魉鬼漸漸化成一股清煙消散掉。

  「這東西附在你身上,表示你將會有災難。今晚…玲子小姐你會遇上危險…」

  「少……少在我面前玩這種魔朮,我……我才不信呢!」玲子倔強的反駁著。

  第四章

  晚上在玲子的家裏聚集了叁個人,別墅型居家的庭院內生了一個小小的火堆,四周圍上用符咒結成的圍欄。原本就是悶熱的夏夜,又加上坐在火堆旁,西城與玲子都熱得滿身大汗,兩個人都脫下外套只穿了一件上衣,西城還特意松開領帶。原來玲子終究還是擔心妖怪作祟,所以讓孔雀到家裏作法驅魔。

  「阿比拉溫悖愠達拉困……悖愠達因加克阿比拉……」孔雀閉著雙眼雙手結印,專心在火堆前持咒念經。

  「好熱……受不了……我去房裏沖一下澡,這裏實在太熱了。」玲子起身說著。

  「玲子小姐……」西城經理想勸阻。

  孔雀回頭說:「再忍耐一下子,現在離開這個祭壇會有危險。」

  玲子問:「還要等多久呢?」

  「至少要到破曉。」

  「別開玩笑了!」玲子看手表才淩晨叁點多。

  「我沖一下就好了,馬上回來!」

  「你……」孔雀話沒說完就見到玲子已經走進屋裏去了。

  玲子脫下衣衫,走進浴室淋浴。打開水龍頭,讓熱水沖洗全身,先前的炎熱與不舒服感覺總算都消失了。

  「會有什幺東西呢?真是個大騙子,西城經理也真是的……」玲子一邊淋浴一邊報怨著。

  但是此時在她背後牆上出現一個幽暗深遂的洞穴,並緩緩噴出一股淡紅色煙霧,很快就混合在水氣中,因此玲子沒有發現身後的異狀。不知不覺吸入甜香後她突然覺得跨間有了奇特的搔癢感,不禁幻想起有東西將鑽進蜜穴的強烈羞恥感。

  「啊……我怎幺會這樣?」一邊責備著自己意外産生的春情,另一邊卻又用蓮蓬頭對著胯下,讓強烈的水柱沖擊著蜜穴與蜜唇,她的身體就像被點燃似的熱起來,意想不到的快感,從胯下湧出。

  「不能……不能在這裏……而且……外面還……有人……」玲子試著將蓮蓬頭的方向改變,但是仍無法克制自己體內産生甜美感所帶來的誘惑。空著的另一只手則開始在自己高挺的美乳上搓揉起來。

  不久她 起右腳踩在浴室牆壁上,讓雙腿大大地分開,慢慢再把蓮蓬頭伸入兩腿間轉向上……類似異物插入的奇妙感覺打在大腿根上,竟使她想起傳聞中青子被妖怪強奸,當時是否也體會到這般強勁的沖擊。

  「唔……」玲子用手抓緊乳房,似乎怕不這樣做,身體裏的美感就會消失,同時下體的搔癢感越來越強。

  「我怎幺……會變……變成這樣……」玲子似乎忘記庭院裏還有兩個大男人,一下將蓮蓬頭靠近蜜穴,一下又遠離。不時配合著自己的感覺調整水流的力道,然後忍不住體內的悸動而開始扭動屁股。

  「啊……不能……這樣……不……可以……」內心雖然想拒絕,但抓住乳房的手向下滑動,手指開始上下慢慢摩擦,刺激著敏感的珍珠。身體到達這種程度以後,就沒有辦法再停止了。

  「算了……不管了……」玲子自暴自棄的將後背倚靠在牆上支撐身體,一手握住豐滿的乳房玩弄乳尖,把硬挺起來的乳尖夾在手指間揉搓,她的呼吸隨之更爲急促,全身都在爲追求快感而顫抖。

  另一手將蓮蓬頭逼近蜜穴,甜美的沖擊感使身體更向後挺,她輕輕閉上眼睛。立刻在腦海裏出現有著壯碩身體的妖怪,抱住自己赤裸嬌軀,還是處女的蜜穴被粗大的肉棒插入貫穿時,那種無比的快美感……

  「啊……怎幺……」輕微的高潮迅速到來,玲子緊縮臀部的肌肉,全身開始亂顫,剎那間腦海裏變成一片空白……

  「錯誤……要用身體……身體來償還……」幽暗洞內穴停止散發香氣,卻伸出了一只長有尖細指甲的粗大手掌,漸漸靠近尚沈浸在美妙高潮,對外界絲毫沒有感覺的玲子……

  當怪手一出現在浴室空間裏時,孔雀馬上感應到了妖氣的出現,他站起身來奔向屋內,同時向西城經理說道:「妖怪出現了!浴室在什幺地方?」

  西城也跟著飛奔道:「啊?!在……在樓上右邊……走道最裏面……」

  「哇!哇!救命啊……」兩人在上二樓樓梯時聽見玲子發出的驚聲尖叫。

  原來玲子在高潮過後,身體內的情欲得到發洩,妖怪的淫香暫時失去對她的誘惑力,玲子這才注意到身後陣陣微弱電光變化,她回過頭去見到近在眼前的大怪手,驚駭得跌坐下去大叫出聲。孔雀與西城此時也沖進浴室內,見到一只從牆壁上伸出的巨手與一位赤身裸體的美人。雖然這個時候玲子因爲過度的驚嚇而忘了用手遮掩住嬌軀,但在場的兩位男士誰也沒心情、沒時間欣賞這意外暴露的春光。

  怪手查覺到有外人闖入,飛快地抓住玲子的右腿,像抓住小嬰兒般要將她扯入牆上的洞穴中。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破!」孔雀雙手結印,一道強烈的光柱自雙掌間沖出,擊中了怪手手臂。爆出一聲巨響與火光,怪手在手肘以下硬生生被孔雀發出的九字真言咒力所擊斷。

  玲子掉落回地面掙紮著站起來,西城忙找了條浴巾讓她披在身上,保護美妙的身段不至春光外洩,但在她將身體包裹之前,西城已經把握住機會將眼光悄悄在她赤裸嬌軀上來回梭巡好幾遍。

  當衆人松口氣後,玲子望著地上的斷臂驚訝道:「孔……孔雀你看!」

  遺落在地上的手臂居然慢慢在縮小,最後變得和常人一般的大小。孔雀見狀歎了口氣道:「唉……是追傩之鬼!」

  第五章

  一番折騰後叁個人總算能夠坐在客廳裏喘口氣,玲子也穿回了衣衫,卻仍掩不住她臉上驚恐的神色。

  「孔雀大師……這只手臂……還有你剛剛說的什幺追傩之鬼?」西城經理害怕地瞪著斷臂。

  孔雀捧起剛剛擊斷的怪手手臂,沈重的說:「所謂追傩是從前在農業時代,爲了驅除災厄與不滿的一種祭典,藉由驅趕擬裝災難的演員來完成儀式,只在季節交替時才舉行。當時,人們爲了發洩心裏的不滿與忿怒,向這些擬裝鬼投擲石塊來表示驅趕災厄。在平安時代因爲無惡不作而被渡邊綱剁斷手臂的茨木童子,據說也曾經是裝扮追傩的擬裝鬼。」

  玲子喃喃道:「原來還有這個典故……」

  「因爲對擬裝者集體施以不人道的瘧待,讓本來只是外表可怕的假鬼變成內心狠毒的真鬼,這就是追傩之鬼了。」

  「可是……現在……這裏並沒有舉行過追傩的儀式或祭典啊?」

  「你們仔細看看,對這只斷臂有沒有任何印像?」

  「經理……你看……這只手臂長滿水泡,就像是被火燒過一般,而且細得有些像是女人的手臂,說不定跟上次攝影棚裏的意外有關?!」玲子瞧了斷臂一陣子像想起什幺事情般沖口而出。

  「不……不會吧,都一個多月過去了。」西城經理又開始冒汗。

  「原來在攝影棚裏……今天我在那兒也感覺到一些不安的氣息,現在我們就到攝影棚把事情解決吧。」

  「現在?到……攝影棚?要做什幺?」玲子不可置信的問。

  「在那裏或許能夠將式鬼呼喚出來,到時候再試試看是否能夠與它的主人溝通、談判。」

  叁個人駕車到達電視公司已經是一小時以後的事。西城經理特別先通知警衛管制二號攝影棚人員進出,因此孔雀能放心的在那設立結界陣法。

  「請注意,從現在開始到早上七點爲止,任何人禁止進入!」警衛忙著隔離圍觀的人群。

  「會發生什幺事嗎?」

  「一定是那個和尚幹的!」

  「會不會是跟最近的一連串怪事件有關……?」

  「裝神弄鬼,他一定是騙子。」

  衆人不明究裏,議論紛紛。

  攝影棚內孔雀用符咒設下結界,中央升起小火堆,怪手擺放在前面並用一面符咒鎮住。

  「我現在用系靈法將擁有這斷臂的式鬼喚來,你們趁這空檔說說一個月前在這裏到底發生了什幺事。」

  「這是一個多月前發生的事了。爆笑劇場一直是NBC電視台最受歡迎的招牌節目,雖然……最近幸災樂禍的觀衆增加是事實。」

  玲子停了一會兒接下去說:「其實我們也知道收看這個節目的人,大都有將日常生活中的不滿和忿怒,寄望在電視裏被瘧待演員的身上得到發洩與消解。參加節目裏各種單元的演出者,也有想藉這個節目高收視率來推銷自己。因此一些知名度不夠高的演員或歌手都熱衷上這個節目。」

  西城經理插嘴說:「爲就是這樣,當時有一位剛出道的歌手,整體形像不太醒目但還蠻可愛的女孩,是叫……是叫什幺名字……?」

  「那個女孩叫南子,參加一個遊戲單元卻因爲現場意外而被烈火燒傷,我們立刻將她救了出來馬上送到醫院,雖然沒有生命的危險,但是她全身百分之四十受到烈火灼傷,尤其是臉部……可以說她的演藝生命就到此爲止了。」玲子說到這兒低下頭心裏也感到一點點內疚。

  西城經理見玲子不再說話,就接著說:「節目要重新錄制在時間上是不可能的。因此那天就取得演出者與現場所有人員的諒解,終于完成節目的錄制工作……」

  孔雀靜靜的聽到這裏,感慨的說:「也就是花大把大把的鈔票來止謗?」

  見兩個人都沈默不語,孔雀再問:「那個女孩後來怎幺樣?」

  西城經理急忙辯解道:「醫生說要完全治好身體上的灼傷是不可能的……但電視公司會給她適當的補償。其實會發生這一切的意外……應該歸咎她自己,她不要勉強硬撐就不會有意外……現在想反咬一口實在是太過分了!」

  「山本?!你怎幺進來的?」玲子驚訝的發現聲控工程師山本居然站在背後。

  「經理再叁叮囑過任何人都不許進來,爲什幺你……?」玲子邊問邊起身走到結界邊緣。

  「小心!別走出結界之外,他不是人!」孔雀發現山本身上發出與怪手一樣的氣息,急忙要阻止玲子行動。

  第六章

  但是山本的身體發生了變化,從頭到腳完全融化掉,從腐肉中再站出一個巨大的妖怪,就是前幾天在茶水間強暴過青子的壯碩妖怪,唯一不同的是現在它缺少了右手臂。它伸出僅剩的左手抓住玲子的肩膀,同時張開血盆大口發出陣陣吼聲。

  「啊……啊……!」玲子嚇呆了,站在原地忘記反抗,就任由巨妖抓著自己的肩膀。

  「可惡的式鬼,竟然幻化人形來欺騙人心!看我的……破!」孔雀沖過去並由結印的雙掌中發出咒力,雖然未來得及運使九字真言力,但這股咒力打在巨妖腹部,也發出如打鼓般的聲響,將它震退了數步,玲子因此被彈得倒飛出去,不幸撞斷了保護節界的繩索與符咒。

  「糟了!結界破了!」孔雀既要對抗巨妖又要照顧玲子和西城,一時間有些手忙腳亂。

  少了結界的鎮壓,那只斷臂輕易的掙脫符咒的束縛,又變回粗壯的怪樣,從孔雀身後飛過去。他正專心觀察面前巨妖的動作,冷不防被後面的巨手抓住並撞向牆壁。

  「磅!」一聲巨響後,怪手將孔雀強壓在牆上,少了孔雀的牽制,巨妖又開始追擊玲子。

  「還我的手和臉……錯誤要用身體……跟生命來償還……」巨妖一步步逼近半躺著的玲子,她已經哭得淚流滿面,身體卻一動也不能動。另一邊的西城正蹑手蹑腳的向外爬著逃走。

  孔雀雖然無法移動身體,但雙手仍然能夠自由活動,他立刻結印發動九字真言咒力:「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

  真言咒力流遍全身,孔雀的身體發出淡淡的紅光,頭發也一根根飄了起來。壓在他身上的怪手無法抵禦咒力而慢慢的縮小、融化……

  巨妖感覺到孔雀的變化,回過身來要先應付孔雀。孔雀也毫不遲疑,由懷中取出降魔杵沖向巨妖,它揮出巨掌迎擊,孔雀右腳一蹬向半空中躍起,避過了一掌之厄,同時高舉降魔杵貫注咒力道:「式鬼!回到黑暗世界去吧!」

  當降魔杵帶著一片強光刺入巨妖的頭頂時,巨妖發出了痛苦的吼聲,全身逐漸氣化,漸漸只剩下一副巨大的怪異骸骨,不久連骨頭都碎裂……消失……

  玲子與西城看著眼前的大戰變得目瞪口呆……

  「式鬼……以陽間的生命交換你陰間的性命。式鬼已經消滅,唉……主人大概也活不成了。」

  孔雀走過去對玲子與西城說道:「被詛咒的人也許罪有應得,但是……施展詛咒的人也往往同歸于盡,到底誰才悲哀呢?一錯不能再錯,雖然這次的事情解決了,希望你們往後不要再犯……」

  孔雀緩緩步出了攝影棚,外面已經少了圍觀群衆,剛剛劇鬥的聲響似乎並沒有傳出來,兩個負責守護的警衛也只是看著孔雀離開。

  玲子經過這次的事件後,心裏暗暗決定要訂個計劃加強現場的安全急救措施。

  「哼!年紀輕輕的就敢教訓我!若不是董事長的命令,我才不會去奉承這種小鬼呢!玲子,接下來就交給你了……」式鬼一被消滅,西城經理馬上換了副面孔,丟下還在瑟瑟發抖的玲子,大搖大擺回到經理辦公室。

  西城坐到經理專用的椅子上,看看時間已經是早上六點了,心裏想:「終于卸下這個壓力了,可以向董事長交代。節目也可以繼續賺錢,管它這些雞毛蒜皮的事……南子應該已經死了,可以在她的賠償金上下手再撈一筆……」正想要如何摟錢,突然由背後出現一片惡臭,數十只長得像蟋蜴、蜘蛛的魍魉鬼飛撲到西城的脖子與後背亂爬亂咬……

  「哇……!啊……!救命啊!快來人啊……!」西城經理全身就像被一只看不見的手牢牢壓在椅子上,沒法子掙脫逃走,就這樣活活地被魍魉鬼咬死……

  第二天在郊外一座小破廟,一位年輕的和尚正聚精會神的看著報紙……

  「NBC電視公司節目部經理離奇慘死。本報訊,NBC電視公司節目部經理于昨日清晨死于辦公室內,死狀極慘。據警方調查當時在經理室外的秘書與工作人員皆未發現異狀,因此判定與該公司之前幾件殺人事件有關,正深入偵辦當中…」孔雀喃喃的念著這一篇報導。

  「疑?這幺一大早就在看報,是那兒又有新開的酒家在免費慶祝啊?」一位有著兩道長長白眉的老和尚走到孔雀身後說著。

  「師傅,我前天明明已經消滅了式鬼,當事人應該已經不在人世,怎幺西城經理還會死呢?」

  「孔雀,你的驅魔法力在裏高野也算得上數一數二的,雖然還比不上爲師我啦。對付一般妖魔鬼怪是綽綽有余。不過你要知道,外在的妖魔要消滅掉是比較容易,人心裏的心魔卻不是法力僧用咒朮就能誅滅得了的。他會死……恐怕是咎由自取吧,況且同時發生事故的玲子小姐不就沒事嗎?因此你要記住,心魔……才是裏高野最難對付的妖怪,人心是無法用任何力量加以左右!」

  「是!師傅……我知道了。對了!那西城經理死了,驅魔獎金跟誰要呢?」孔雀跳起來叫著。

  「哈……NBC電視台的董事長在你出發驅魔前就已經付清了,你放心吧。」

  「師傅……那我的份呢?」

  「你好好做事,多練練我教你的法朮,將來碰到厲害的角色才不會被打得夾著尾巴亂跑,這些錢我會幫你存起來的,嗯……就這樣。」老和尚摸著白胡子慢慢向內堂走去。

  「師傅!你又想獨吞……上次的錢還不是被你一個人花光了,快點把我的分先給我!」孔雀不甘示弱追上去。

  「你……你竟敢這樣對師傅說話……」老和尚加快腳步想逃走。

  「乒乓!碰……!」

  破廟裏……只見到一老一小兩個法力僧像小孩般扭打在一起……

任你爽国产在线视频